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在港綜成為傳說
在港綜成為傳說

在港綜成為傳說鳳嘲凰

標籤: 在港綜成為傳說 廖文傑 曹達華 遊戲
無廣告版本的遊戲《在港綜成為傳說》,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廖文傑曹達華,是作者「鳳嘲凰」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夢醒港島,廖文傑發現自己成了重案組之虎曹達華的遠方侄子。習武、修道、抓鬼、降妖,踏不平之事;武道、仙道、法寶、神通,盡歸於手。食神之夜,他踏空而行,迎面白衣,道:「我有一技,還請菩薩不吝賜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8: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面對廖文傑的威脅,一葉觀音淡然一笑,絲毫不以為意,雙手合十默念一聲佛號「廖施主神通廣大,貧僧修習佛法,求得萬分之一,有一微末小技,還請施主不吝賜教!」
霎時,金光縱橫,無限延伸,如同一幅浩大畫卷展開天地之間。
光,無量光。
梵音恢弘,無盡佛光籠罩之下,數不清的佛陀、菩薩、羅漢一一浮現。
這些金疙瘩個個栩栩如生,或是腳踏蓮花,或是盤坐坐騎之上,手捏印輪,寶相莊嚴,齊聲禪誦,層層疊疊無限疊加,使得無量光更加無量。
在這無數的加持之下,一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壓抑充斥世間,封鎖眾生氣機的同時,斷絕和外界的一切往來,是足以滅世的無上偉力。
玉面公主藏於廖文傑身後,被金光一照,頓時恍恍惚惚,神色逐漸趨於平靜,對無量光嚮往……
啪!
沒向起來,廖文傑一巴掌拍在玉面公主的後腦勺上,橫目掃過漫天金光「好一招掌中佛國,怪刺眼的,也就是貧道心智堅定,換成旁人,肯定被當場開光,立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玉面公主「……」
怎麼回事,聽這意思,她家夫君不是好人?
不會吧,明明這麼英俊!
「出家人不打妄語,菩薩卻滿口瞎話,你都叫萬分之一,其他佛門中人豈不是億萬分之一都沒學到。」
廖文傑不屑冷哼「今天貧道就讓你看看,什麼才叫萬分之一。」
全世界都看到了,一葉觀音騙炮不成硬上,他為了護住純潔的身子才奮起反抗。所以,這一戰若有毀天滅地導致死傷無數,因果都要算在一葉觀音頭上,和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菩薩,請品鑒!」
廖文傑低喝一聲,一字一句聲如雷震,恐怖音爆氣浪肆意縱橫,每吐一字便壓得無量梵音混亂無法成型。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陰陽二魚自身側成型,黑白兩色飛快鋪開,眨眼間連天接地,衝擊浩瀚佛光海洋,掀起道道金色浪潮。
虛空輕鳴,漣漪震顫。
黑白兩色一轉便是一個輪迴,先有黑色和金光碰撞廝殺,再有白色泯滅消散,縱然佛光有無量之勢,也難以抵擋陰陽二氣生生不滅。
黑白兩色畫卷在天地間張開,取代之前的金色宏圖,加持掌中佛國的佛陀、菩薩、羅漢被黑色卷過,當即佛光消散,金身晦暗不明,再被白色刷過,瞬息**,化作飛灰散去。
在陰陽二氣之下,這些栩栩如生的金疙瘩俱都不堪一擊,前一秒生機無限,後一秒枯萎凋謝。
轟隆隆————
無形之力交錯碰撞,天地元氣激蕩,黑白兩色滾滾如潮,勢不可擋淹沒萬千,擊潰佛光之海,衰弱不滅金身。
隨着最後一尊佛陀腐化,黑白兩色牢牢佔據整個天地,陰陽雙魚遊走不息,聚齊天地威壓緩緩而下,欲要一舉鎮壓最後一點金光。
一葉觀音雙手合十,周身空間在破碎和重組間循環往複,似是到了窮途末路,只需廖文傑再加一把力就能將她拿下。
才怪!
「陰陽和合,五行交際,三分有生,萬法歸元。」
一葉觀音稱讚道「好一招逆生為死,廖施主果然大智慧,貧僧自愧不如。」
「知道是輪迴之數,還敢開我的光,菩薩是不是覺得靈山太聒噪,才去海眼清靜一下?」廖文傑沒好氣道。
「不盡其然,施主所修之道尚未圓滿,此招立意生滅無盡,以全輪迴之數,故而生死存於一線之間,可逆便可再逆。」一葉觀音抬手一點,於身前暈開一圈圈漣漪。
虛空之上,一圈浩大了無數倍的漣漪同步出現,堅固空間如水幕,在這一刻脆弱不堪。
隨着無盡氣流推動,轟隆隆驚雷聲連綿不斷,雲氣白海潰散,天地間驟然暗了下去。
只見一根巨大手指自虛空探出,白皙如玉頗為好看,雖是緩慢,卻有無邊宏偉之力,以霸烈剛強的壓倒性力量震碎時空,輕輕點在了陰陽二氣圖中央。
兩道**力相碰,一觸之下,皆是輕顫。
霎時,天昏地暗,盡返虛無。
沒有碰撞的驚爆之聲,也沒粉碎虛空的餘波擴散,陰陽二氣圖和白皙手指同時消失不見,但良久之後,當維持天地穩定的陰陽二氣消散,令萬物生靈驚懼的反噬之力才洶湧襲來。
滾滾漣漪爆散,無數道雷霆划過,群山大河於瞬間灰飛煙滅,波濤海洋折斷乾涸,星辰搖曳墜落。
地火風水亂成一團,天地重開……
轟!轟隆隆———
也不知過了多久,星辰點亮,山川復原,金色佛光重整旗鼓,又有漫天之數的金疙瘩開始了嗡嗡嗡。
玉面公主小嘴張成o型,只覺得……
好厲害的樣子。
廖文傑和一葉觀音的鬥法過於高等,一個揮手之間滅世,另一個抬了下指頭便逆轉時空。作為一個純路人,玉面公主看不懂也參不透,以她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修鍊態度,窮極一生也吃不到這一戰的紅利,但這不影響她不明覺厲。
這麼厲害的男人,她睡過,好多次。
驕傲.jpg
玉面公主滿心崇拜抓緊廖文傑的衣角,越看越歡喜,而後面紅如潮,低頭浮想聯翩了起來。
因為她的思想過於齷齪,這裡就不批判了。
再說廖文傑和一葉觀音這邊,兩人鬥法比試學歷,外行看顏值,內行看門道,單論知識儲備量,一葉觀音明顯更勝一籌。
「廖施主,可還有賜教?」
「賜教沒有,建議菩薩抓緊時間就醫……嗯,腦科。」廖文傑翻翻白眼,還是那句話,靈山的田螺頭想傳教想瘋了,居然真打他的主意。
打就打吧,早點動手多好,偏偏挑這個階段,彷彿認準了他不會魚死網破一樣。
還別說,和尚看人真准,他真不敢魚死網破。
廖文傑心思複雜,嘀咕着光頭趁人之危,靈山遲早解散。
在他身後,一道紅色身影緩緩走出,面容冷峻,紅目尖牙,望之邪異不似善類。
善念化身。
玉面公主嬌軀一顫,朝廖文傑靠了靠,恕她見多識廣,紅衣道人眉目不善,也不知自家夫君從哪找來的幫手,牙尖嘴利的,不知道會不會吃狐狸?
廖文傑眉頭一皺,掃了眼置身的掌中佛國世界,眉心豎起一道白光,瞬息洞穿虛空,而後雙目黑白交錯,探手朝前一掏,將一名黑衣道人拽了出來。
道人年歲不大,和廖文傑相當,三人站在一排,當屬他顏值最高,微微一笑如沐春風。
惡念化身。
這位道長好面善,一定是個心地極好的人。
玉面公主兩腿打晃,看了一眼,又看一眼,最後埋頭在廖文傑身後,仔細看去,狐狸精的耳根都紅了。
按廖文傑的原計劃,他負責吃喝玩樂,惡念化身負責修鍊,根據世界間的時間流速不同,白嫖五百年法力。
不能再多了!
於別人而言,修為越高越好,於他而言,高了會控制不住。
只要他能維持在零界點,不去招惹那些有名有姓的大能,小日子就會過得相當快活。
雖說計劃不如變化,但惡念化身修行的時差並未超出預計,廖文傑算了一下,三百多年,四捨五入一下可算四百年。
「掌中佛國……」
惡念化身四下掃過,抬手勾住善念化身的肩膀,咋舌道「不愧是我,好大的牌面,觀音大士都親自下場了。」
善念化拍掉肩上的罪惡之手,身移開一步「你就不問問,為什麼觀音大士和我為難?」
「有理無理總有道理,沒有也可以現編,我就不浪費唾沫了。」惡念化身聳聳肩,表示這事他熟。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她想睡我!」廖文傑加入聊天,一臉心有餘悸。
「不會吧,你……你拒絕了?!」
惡念化身驚訝不已,瞅了眼姿容俱佳的一葉觀音,頓時痛心疾首「紅粉骷髏是吧,我懂,可這不是你拒絕她的理由,你要是不行,自覺點靠邊站,我願意的。」
「白日做夢!」
善念化身冷哼一聲「葯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你病入膏肓無藥可救,菩薩不會度你。」
「唉~~~」
惡念化身嘆了口氣,拍拍玉面公主的腦袋,讓她到旁邊晾乾,而後搭住了廖文傑的肩膀,共享修行成果「那傢伙對我意見很大,當他對我說話的時候,連標點符號都充滿了偏見和獨斷,太消極了,你就不能管管他嗎?」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你們倆一團和氣,我不是要被架空了。」
廖文傑有理有據回了一句,而後看向一葉觀音「菩薩,我已取回四百年法力,你的掌中佛國困不住……嗯,咦?咦————」
廖文傑臉色驟變,驚恐交加看向惡念化身,一巴掌推開搭在肩膀的罪惡之手「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你究竟幹了些什麼?」
「啥也沒幹,除了修鍊就是修鍊。」惡念化身兩手拍開,很是無辜。
「你,你,你……孽畜,你修了多少年?」
感應着體內逐漸膨脹,且愈發抑制不住的力量,廖文傑聲音打顫,超標過於嚴重,四捨五入都快一千年了。
天見可憐,惡念化身的資質隨他,絕不可能有如此逆天的成果。
「說到這個我還來氣呢!」
惡念化身鼻音哼聲「說好五百年再見,結果扔了就不管,我那邊唐僧取經返回,世界重啟,又是一次石猴兩眼放光,倒霉的獅駝嶺三妖又被我揍……」
「少說廢話,多少年!」
「重啟了兩回,加起來大概兩千年吧。」
惡念化身聳聳肩「別瞪我,是你沒問,我有想過跑路,但跨界這一招被你限制了,你怕我亂跑不給權限,我也無計可施。」
廖文傑瞪圓眼睛「那你可以不修鍊啊,去靈山挑事,被壓在五指山下不香嗎?」
「嘖,說得輕巧,屁股朝外怎麼辦?」
「……」
廖文傑深吸一口氣,無端端突然時間流速變動,不排除小世界之間相互影響的可能,但太巧合了,最大的可能性,是有人背後算計他。
體內的法力仍在不斷積累,超越了零界點後,更是如決堤之洪源源不斷,隱約間,他甚至看到了河對面,某個黑漆漆的身影輪廓愈發清晰。
還在招手,在說話。
「過來呀!你快過來呀!」
是他自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