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發飆的天

標籤: 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楚文飛 秋沐橙 都市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小說《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楚文飛秋沐橙,由大神作者「發飆的天」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嘭!
雲頂山上,小炎揮舞着利爪,朝着下方的大陣之上狠狠的拍擊着。
震耳欲聾的聲音,仿若雷霆滾過。
往日那堅不可摧的雲州大陣,在小炎的重擊之下,卻是再沒有了之前的從容。
眼見着,那青色的光幕,仿若水波一般,劇烈的顫抖起來。
並且,隨着小炎每一次的重擊落下,原本強盛的青色光幕,也便隨即黯淡一分。
「門主,少主,那大陣快撐不住了。」
「江東餘孽,指日可滅啊!」
眼見着那雲州大陣鋒芒逐漸黯淡,安得曼等楚門強者,無疑大喜之至。
他們被擋在這雲頂山下已有數日。
眾人心中早已煩躁的厲害。
而今,大陣將破,他們自然歡喜。
可是楚天齊,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爺爺,這到底是什麼陣法?」
「竟如此強大!」
「連您短時間之內都破不掉。」
「甚至得需要集合全宗之力,才能破掉。」
「這陣法,未免強大的有些過分了吧?」
楚天齊皺着眉頭,沉聲說著。
他有些不敢相信,這等強大的陣法,會是葉凡的手筆。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他的這個堂哥,未免變態的有些過分吧。
不止通曉劍法,深諳拳術。
甚至還能自建如此強大之大陣?
楚天齊實在不願意接受,他一直瞧不起看不上的人,竟會是如此全能變態的存在。
可是楚淵卻平靜的很,他淡然道「沒什麼好奇怪的。」
「那逆子應該是得到了我楚家的雲道天書。」
「你應該聽說過,雲道天書乃是楚家先祖楚雲陽所寫,包羅萬象,寫進天下神奇。」
「這陣法,估計便是出自這雲道天書。」
楚淵沉聲說著。
可是楚天齊卻是不再平靜,眼神都變得火熱起來。
「爺爺,你是說,那本有仙書之稱的,雲道天書嗎?」
「據說,上面記載了我雲陽先祖畢生所學與見識。」
「若能通曉此書,天上地下將無所畏懼!」
「爺爺,我們一定要得到這本書啊!」
楚天齊的話語里,露出貪婪之色。
到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何葉凡一個棄子,卻能在短短的十年之中,走到令天下人都仰望的高度。
原來,是因為這本雲道天書!
不過,通過楚天凡,也從側面證明了,此書的神奇。
楚天齊已經暗下決心,說什麼,也得拿到此等神書。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這大陣已經撐不住了。」
「你我過去,幫小炎一下吧。」
「今日,就徹底的蕩平這雲頂山。」
楚淵看了一下前方大陣的情況,低聲說了一句。
隨後,便帶着楚天齊走上前,準備對着雲州大陣,進行最後一擊。
雲頂山內。
李二等人的神情嚴肅萬分。
顯然,這大陣的變化,他們也已經感受到了。
「二爺,怎麼辦啊,這大陣似乎堅持不了多久了。」
別墅之內,眾人可謂憂心忡忡。
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那大陣上方出現的點點裂縫。
李二沒有說話,但老臉之上儘是凝重。
這雲州大陣是他們最後的倚仗了,一旦被攻破,他們將再沒有後路可言。
到時候,等待他們的,將是必死之結局!
無奈之下的李二,只得再去找那隻黃牛。
「牛兄弟,您趕緊想想辦法啊。」
「雲頂山上,數百口人的性命,可就全指望您了。」李二苦澀說著。
此時的黃牛,再沒有了之前的淡定。
它已經收拾好的包袱,包里裝滿了燒雞、豬蹄。
「沒辦法了。」
「趕緊收拾東西,準備跑路吧。」
「這陣法,馬上就要被攻破了。」
「一會兒跑的時候,大家分開跑。」
「我往東跑,你們往西。」
「能活幾個是幾個。」
黃牛已經做好跑路的架勢了。
讓它在這等死是不可能等死的。
跟楚門的人拚命,自然更不可能。
它黃牛不過幫個忙而已,這個忙幫到現在,已經仁至義盡了。
可是,聽到黃牛這些話,李二卻是一聲長嘆。
「哎…」
「牛兄弟,你四條腿,你跑的掉。」
「可是我雲頂山下,大都是一些凡夫俗子,手無縛雞之力。」
「他們能往哪跑?」
「也跑不掉啊。」
李二滿心的憂慮。
連黃牛都這麼說了,看樣子,這一次,是真的沒救了。
轟!
這個時候,又是一聲轟響。
楚淵等人已然發力,對雲州大陣進行最後的攻擊。
細密的裂紋,已經開始逐漸對攀爬上整個大陣。
眼看着,大陣馬上就要破掉了。
最後時刻,李二讓手下給所有人都倒上一杯酒,看向身後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諸位,抱歉了。」
「我李二,能力有限,怕是不能再庇護諸位了。」
「一會兒,大陣若破,大家就都四顧逃命去吧。」
「能活幾個,是幾個吧。」
「感謝諸位的一路同行。」
「大家能夠聚集在楚先生的麾下,是天賜的緣分。」
「若老天有眼,願日後,我李二還能有機會,與諸位同飲杯中之酒!」
李二老眸通紅,端起杯中濁酒,一飲而盡。
沉重!
無比的沉重。
在聽到李二這近乎生離死別的話語之後,整個雲頂山別墅中的人們,近乎盡皆淚灑當場。
人生,最痛苦的時候,便是生離死別吧。
很多人都知道,此時還在舉杯痛飲的人,下一秒,或許將徹底的陰陽相隔。
「二爺,我們不走!」
「我們與您,黃泉共赴!」
金寶銀寶兄弟兩人淚如雨下,在李二面前,哭成了煞筆。
就在這種生離死別的氛圍之中,一個男人,卻是走了出來。
他是炎夏的戰神,是葉擎天。
「大家,聽我說兩句。」
「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自亂陣腳。」
「一會兒,大陣被破的時候,所有武者,隨我出山對敵。」
「其餘的婦孺老弱,趁亂撤離。」
嘭!
戰神這話剛剛落下,雲頂山外,便傳來一聲更加沉悶的轟響。
緊接着,有人便驚恐的沖了進來。
「戰神,不好了,大陣被破掉了。」
「楚門的人,殺上來了!」
那人凄楚喊着,滿目惶恐。
戰神卻是淡然一笑「慌什麼?」
「來,都過來,大家飲完這杯中酒。」
「李先生的好意,我們不能浪費不是。」
戰神哈哈笑着,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他一身白衣飄飄,郎朗笑聲經天回蕩。
他看向眼前炎夏最後的武者,豪邁道「炎夏的戰士們,現在是我們征戰的時候了。」
「三年前,無雙封號戰死在東海之濱。」
「數天之前,昊天封號戰死在燕山之巔!」
「今日,我等便是死在這雲頂山上,也不虧。」
「因為,我們比唐浩他們,多活了好幾天。」
「出征!」
戰神一聲令下,隨後,炎夏僅存的上百名武者,便衝出了雲頂山別墅。
「戰神伯伯,要活着啊!」身後,傳來小楚臨含淚的哭喊。
得知楚臨是葉凡的後人,這些日子,戰神無疑對楚臨格外照顧。
甚至傳他武道,並將自己畢生所學寫成書籍,贈給了楚臨。
「小傢伙,別哭。」
「不要給你爹丟人!」
「你爹當年被打死都時候,都是站着死的。」
「你是他的兒子,豈能輕易流淚?」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