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容姝傅景庭

標籤: 以後再也不伺候了 傅景庭 容姝 靈異
火爆新書《以後再也不伺候了》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容姝傅景庭」,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老夫人背脊一僵,訕訕的笑着回道「不用不用,就是頭暈,睡一覺就好,你祖母我頭暈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自己還不清楚么?所以就不用大費周章請醫生了,麻煩。」
開玩笑,請醫生過來,那不就是暴露自己是裝的么?
老夫人心裏腹誹着。
傅景庭嘴角掛着越來越冷的弧度走過去,走到兩個老人背後停下,「怎麼叫大費周章呢?醫生是我們花錢養在老宅的,幾分鐘的路程如果也叫大費周章,那我們豈不是白養他了?既然養着他,那他就有義務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情況下給僱主看病治療,否則就是他的失職,我有權直接將他解僱,祖母是想解僱他嗎?」
「我當然……」
「我聽說老宅里這位專門負責祖母您身體狀況的醫生,是馮媽家裡的親戚啊,還是很近的那種。」似乎知道老夫人要說什麼,傅景庭在老夫人剛開口的那一刻,又立馬截斷她的話,隨即看向了馮媽。
馮媽面對傅景庭那雙銳利的雙眸,整個人心虛的低下了頭。
馮媽哪能不知道傅景庭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刻意提起家庭醫生,以及家庭醫生跟她的親戚關係。
無外乎,就是故意用家庭醫生的去留,來威脅她和老夫人說出真相唄。
哎,大少爺果然不愧是那個商場閻王啊,為達目的直接從人的軟肋下手,一擊必中。
傅家和傅氏集團有這樣的家主,實在是幸運啊。
只是對於他們這些被大少爺選中的目的,就不太幸運了。
馮媽心裏苦笑連連。
老夫人更是火大,轉過身指着傅景庭就罵,「好你個沒良心的小子,你故意說起這個你想幹什麼?你是不是想要傷了馮媽的心?」
傅景庭無辜的攤手,「祖母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想要傷了馮媽的心,我只是想要給馮媽家的親戚換一個工作崗位罷了。」
「到底是換工作崗位還是什麼,你心裏清楚。」老夫人冷哼一聲,才不想信他的鬼話。
容姝也覺得傅景庭這樣有些過分了,站起來想要幫忙勸解。
不過還不等她開口,傅景庭就又說道「好了祖母,我就是開個玩笑,沒想真的對馮媽家的親戚做什麼,但是馮媽家的親戚以後會不會得到我的重要,我也是要重新考慮的,畢竟你們也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欺騙,所以祖母,你們現在還是不肯說嗎?」
老夫人陰沉着老臉,想要教訓一下他。
不過最後被馮媽攔住了。
馮媽嘆了口氣,看着傅景庭,「行吧大少爺,我告訴你,不過你可不要生氣啊。」
傅景庭面色和緩下來,「好,我不生氣,還有剛剛對您的威脅,我也很抱歉,不過我希望馮媽你理解,被人一直瞞在鼓裡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馮媽擺擺手,「我理解的大少爺,我也沒有生氣,畢竟我知道,就算我最後真的什麼都不說,你也不會真的對我們家親戚做什麼,你依舊還是會選擇重要他們,畢竟瞞你的是我,而不是我家親戚,你不是那種會連坐的人,我是看着你從小長大的,很了解你,這一點,我能肯定,所以您只是故意放出這些話嚇嚇我而已。」
傅景庭低笑了一下,「好吧,被您看出來了。」
聞言,老夫人和容姝皆是鬆了口氣。
尤其是容姝,她還真怕傅景庭為了知道答案,就威脅馮媽呢。
畢竟馮媽是老夫人的朋友,還是幾十年的朋友,可以說也是傅家人了。
傅景庭威脅馮媽,除了是不給老夫人面子外,更會傷了馮媽的心。
她就怕到最後,老夫人和傅景庭之間的祖孫情產生裂縫,和馮媽的感情也決裂。
好在這一切,都是她多慮了。
容姝輕輕吐了口氣,放心的重新坐了回去。
那邊老夫人其實也知道傅景庭只是故意說說這些話,並不真的打算做什麼。
但這些話,也還是讓她老太婆不太高興。
馮媽看出了老夫人心裏對傅景庭有意見,笑笑的勸道「老夫人,別怪大少爺,其實這件事,也有我們兩個老太婆的錯,雖然是為了大少爺好,但我們並沒有想過大少爺能不能接受,而且我們還為了不讓大少爺生氣,故意隱瞞大少爺那碗湯的材料,這本身就是我們的不對,大少爺說的那些話,就當是為我們的錯買單,互相抵消了吧。」
「你呀,就一心想着他。」老夫人嘆了口氣,無奈的看了馮媽一眼。
馮媽笑笑,這才把目光重新落向傅景庭,「大少爺,其實你那碗湯的確是對你有好處的,都是壯陽補腎的材料熬成的呢。」
「壯、陽補腎?」傅景庭嘴角抽了抽,就連眼角也跟着抽了兩下。
馮媽點頭,「是啊。」
傅景庭這會兒已經不止嘴角眼角了,太陽穴都在突突了,「馮媽,您覺得我是需要壯、陽補腎的嗎?還是說,您和祖母覺得我真的很虛?」
不止身體虛,就連腎也虛?
所以她們才特地給他煲了一碗壯、陽補腎的補湯來!
後面,容姝也沒想到傅景庭那碗補湯的功效,居然是這樣的。
一時間沒忍住笑出了聲音。
但又覺得這樣不好,不禮貌,也容易讓男人的自尊心受損,她笑了一聲後,趕忙將自己的嘴巴捂住,只露出了彎彎的眼睛,顯示出她並沒有因此就打消自己的笑意和看熱鬧的興趣。
她只是把笑忍下了,沒有光明正大的笑,而是偷偷的笑而已。
容姝的偷笑聲,自然被男人聽了進去,心裏一陣鬱結,褲兜里的手鬆緊了好幾下,才強忍着沒有回頭。
馮媽不知道傅景庭這會兒心情到底如何,但能從他黑沉的臉色,多少猜到他心情是非常不好的。
就連老夫人,這會兒也唏噓,也開始反省自己可能是真的錯了。
「那什麼,大少爺你誤會了,我和老夫人從來就沒有覺得你那什麼,我們只是單方面的想給你進補而已,這不就是怕你以後上了年紀身體不好嘛,在說進補這種事,誰規定了一定要身體不好的時候才進補?當然是隨時都可以補啊,反而等到身體不好的時候才進補,還不一定有用,還不一定能補的回來呢。」馮媽看着傅景庭解釋。
後面容姝捂着嘴巴,笑眯眯的點頭。
就是就是。
十分贊同馮媽的話。
傅景庭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壓下想要暴走的衝動,看着馮媽和老夫人,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那我,還真是謝謝祖母和馮媽你們對我的關心了。」
這語氣里的咬牙切齒,絲毫不加掩飾。
馮媽受之有愧的擺手笑笑,「大少爺嚴重了,我們……」
「你知道我們是關心你就對了。」老夫人把馮媽往後一拉,接受了傅景庭的道謝。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