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魏初桐顧慎池
魏初桐顧慎池

魏初桐顧慎池酒卿悠玥

標籤: 劉妗 林簾 都市 魏初桐顧慎池
小說《魏初桐顧慎池,新書正在積極地更新中,作者為「酒卿悠玥」,主要人物有林簾劉妗,本文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只不過他今晚真的有些不對勁,不知道是不是公司里的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0: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湛廉時凝着前方,那廣闊森嚴的大門。
他身形不動,就像一棵松柏,凝視青山遠黛。
下面隱隱的話語聲傳來,落進耳中,他眸中的沉凝散開,那深濃的夜色湧來。
他抬步,邁上繼續往前的腳步。
湛南洪看着這一幕,視線收了回來。
即便是林簾,也不會改變他的決定。
湛南洪上台階,跟了上去。
方銘感覺到身旁的動靜,但他沒看,他仔細聽着林簾手機里的聲音,然後大步朝停車場去。
林簾在外面,有車流,很嘈雜。
他覺得她現在很不安全。
至少她現在的情緒非常不穩。
可方銘剛走得幾步,林簾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他在哪?告訴我!」
這一聲帶着強抑的沙啞和撕扯,以及滿滿的憤怒,痛。
方銘腳步一瞬停下,握緊手機。
林簾站在路邊,看着視線里真實的一切,手機里沒有聲音,只有安靜。
無盡的安靜。
這樣的安靜對於她來說就好似身處可怕的沼澤深淵,裏面只有她一人。
眼睛猩紅,指甲嵌進肉里「告訴我!」
「哥!」
最後一聲,她幾乎低吼而出。
方銘眉心擰緊,那五指也跟着收緊。
他能感覺到林簾的情緒,已經在崩潰邊緣。
他怕是,瞞不住了。
「他在法院。」
林簾僵住。
只一瞬,她拿下手機,快速攔了輛的士,啞聲「法院。」
很快,車子駛入車流。
林簾看着窗外飛逝的景物,眼淚在眼眶積聚,手中的文件被她揪緊。
湛廉時,我要你親口告訴我,為什麼。
淚水被她逼退,細細的紅血絲在她眼眶瀰漫。
方銘站在那,聽着手機里傳來的忙音,他好一會都沒有動靜,直至車鳴笛的聲音落進耳里。
他轉頭,一輛車從前方入口駛來,而他恰恰站在路中。
方銘退到路邊,拿下手機,神色難得凝重。
林簾掛了電話,她應該在來這裡的路上了。
看手機上的時間,再看那高高的台階。
之前走在上面的人不見了。
他已經走進了那扇門。
毫不猶豫。
他的答案,已經很明白。
沒有誰能阻止。
方銘低頭,點開通訊錄,撥通一個電話。
而此時,幾輛車遠遠的朝法院駛來。
車裡,柳堯和候淑德,候淑愉一輛車,後面是柳鈺清柳鈺敏,以及其他柳家人。
柳堯坐在副駕駛,候淑德和候淑愉坐在后座。
忽的,柳堯手機響。
他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接通「喂。」
「小舅,有件事我要跟你說。」
方銘聲音不同以往,柳堯聽出來了,他眼睛微動,神色沒有表露半分「你說。」
候淑德和候淑愉隨着柳堯電話響,視線落在他身上。
這一周處理柳鈺文和林明月的後事,以及關於當年事的各種調查,大家身心都極為疲憊。
尤其是候淑德。
雖然已經接受柳鈺文已死的事實,可當看見柳鈺文屍骨的那一刻,她還是控制不住的情緒崩潰。
事實很殘忍,擺在眼前的事實更殘忍。
料理後事,把一切該處理的都處理了。
那邊的事告一段落。
她們要回來了,要告訴林簾她的身世,但這樣的時候,湛廉時也進入了一個非常艱難的階段。
這個階段不是她們願意看到的。
候淑德得趕回來。
畢竟有些事,不做的話,那後面就麻煩了。
甚至是後悔。
一路上大家情緒都極為凝重,車裡也瀰漫著沉沉的氣息。
柳堯的手機響,更是讓候淑德的心繃緊。
就連候淑愉也沒有往常的輕鬆了。
這一周她也被烏雲籠罩着,直到現在。
她無法再輕鬆。
「嗯,我知道了。」
不知道電話里的人是誰,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兩人聽見柳堯的聲音,看着他掛斷電話,候淑愉問道「小幺,是有什麼事要忙嗎?」
這話是試探,看是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
畢竟這個時候,在大家神經都緊張的時候,一通電話都變得敏感。
柳堯透過後視鏡看候淑愉和候淑德,兩人面上都透着一股不安。
雖然克制的很好,但他還是一眼看出。
本是不想告訴兩人的,但見兩人這神色,尤其候淑德看他的眼神,柳堯還是覺得直接說。
「林簾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問方銘湛廉時在哪,她情緒很不穩,方銘沒辦法,只能告訴她。」
簡簡單單,一句話說明。
候淑德眉頭一瞬皺緊,但不等她出聲,候淑愉便說「林簾問廉時在哪?」
「這個時候,她怎麼突然這麼問?她知道了什麼?」
候淑德拿出手機,直接給林簾打電話。
趙起偉死,趙家倒,不會再有人傷害林簾,那以前暗中跟着林簾保護林簾的人也都撤了。
所以現在沒有人知道她在哪,只有直接給她打電話。
「嘟……」
電話很快接通,候淑德聽着這聲音,沉沉等待。
這件事絕不簡單。
她只有親自問,親耳聽見林簾的聲音,她才能放心。
然而,「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候淑德眉頭擰緊,拿下手機。
候淑愉看出來了「怎麼了,沒打通?」
候淑德說「沒接。」
說著話,她又撥過去。
而柳堯直接撥通一個電話「我要知道林簾的行蹤。」
「她今天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
「事無巨細。」
候淑愉聽見柳堯的聲音,見他拿下手機,問道「小幺有辦法?」
「有。」
找不到林簾,但能找到她的朋友,她的公司。
這些對他來說,不難。
柳堯看倒視鏡里的候淑德「媽,不會有事。」
候淑德沒回應,她不停的給林簾電話,打了好幾個都是無人接聽狀態,她神色逐漸不穩。
候淑德看不出來,趕忙握住她的手安撫她「沒事的,林簾找廉時,方銘告訴了她,那她自然就會來法院。」
「現在電話打不通,可能是信號不好。」
這理由,沒有人相信。
但即便是假的,在這個時候也能稍稍起到安撫作用。
柳堯看前方逐漸顯出來的建築,說道「快到了。」
候淑德看過去,遠遠的,那標誌性的建築落進視線里。
威嚴,正肅。
她握緊手機,不再打。
天愈發陰沉,街上的車流也增多。
整個京都的馬路上,都是車,密密麻麻。
林簾坐在車裡,手機一直響她都沒接。
她始終看着窗外,緊緊抓着手機和文件,眼前不斷的划過曾經的一幕幕。
這些畫面對於之前的她來說是苦痛,是泥濘,含着無盡的恐懼和害怕。
可現在,這些畫面對於她來說,是記憶。
不被她逃避的記憶。
她就像個旁觀者,冷漠的看着這些畫面,看着它們似一副長長的畫卷,一點點在她眼前展開。
呲!
車停下法院門口。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