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粟寶蘇意深林鋒
粟寶蘇意深林鋒

粟寶蘇意深林鋒蘇意深

標籤: 仙俠 粟寶 粟寶蘇意深林鋒 蘇一塵
《粟寶蘇意深林鋒》,以粟寶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粟寶」傾力打造的一本仙俠,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2: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一塵回來得晚,又睡得不安穩,早上沒有早起,大家都不知道他回來了。
粟寶起來後,照例是迷迷糊糊坐了一會兒。
季常照例在冊子上寫着什麼,見此便合上冊子,問道「起來了?你大舅舅回來了。」
粟寶「……嗯?」
她還沒回神。
有的小孩子起床的時候會有個空白期,就是你跟她說什麼她都聽不到,一臉茫然的樣子,特別可愛。
季常撐着下巴,一雙狹長好看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剛起床、頭頂還炸着毛的小奶團。
小五飛了過來,又開始了它的土味情話「寶~你聞到什麼味道了嗎?」
粟寶茫然,下意識嗅了嗅「沒有啊……」
小五啄了啄她的髮絲「是甜味呀,你一出現,空氣都是甜的!」
粟寶「哦(⊙.⊙)……」
季常哭笑不得,說道「他們昨晚把偽善鬼抓回來了……」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倒霉鬼拖着偽善鬼進來,興奮的邀功「粟寶!我們……」
花心鬼搶答「我們把偽善鬼抓回來啦。」
懦弱鬼溫笑「他反抗很激烈,費了我們不少功夫呢。」
糊塗鬼伸出臉「對對,我眼珠子都被他摳下來了。」
偽善鬼「?」
他就沒反抗過,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倒霉鬼早就傻眼了「不是,你們不是說不跟我搶功勞嗎!」
說什麼把立功的機會讓給他!
說什麼要搶功勞就砍他一刀!
艹!
剛睡醒的粟寶聲音軟軟的,眨巴着大眼睛,堪堪回神「辛苦你們啦!」
她爬到床頭,掀開枕頭。
底下有一包棒棒糖,昨晚就準備好的,只是沒等到他們回來她就睡著了。
倒霉鬼眼神一亮「我的我的!」
粟寶蹲坐在床上,跟幼兒園的老師發糖似的,一個個數
「花心阿姨8個。」
「糊塗伯伯8個。」
「丑阿姨8個。」
「周哥哥10個。」
「小叮噹8個。」
魂葫里的小叮噹一喜,她也有份?
粟寶把最後剩下的八個給倒霉鬼「倒霉叔叔8個!」
倒霉鬼抗議「為什麼懦弱鬼有10個!」
懦弱鬼眼裡笑得亮閃閃的,少年的嗓音十分動聽「因為我是哥哥,你們是叔叔、阿姨。叔叔阿姨怎麼能跟小孩計較呢?」
眾鬼「……」
這種時候就好意思說自己是小孩了?
「小叮噹比你小!」倒霉鬼指着小厲鬼。
小厲鬼捂住糖糖,躲進魂葫里。
別的不知道。
但是做了鬼之後,是吃不到人間的美味的。
就算有人祭拜供奉,「吃」到的也是氣味,是虛影,總會缺了什麼的感覺。
但粟寶給的糖不一樣,跟生前她吃到的糖一樣甜!
所以倒霉鬼總是不甘心,每次自己糖沒吃到兩顆,就被他們騙走了,就欺負他倒霉。
懦弱鬼笑了笑。
這是寶貝給他的糖。
他是不可能把糖讓出去的~
反而是……懦弱鬼看向倒霉鬼手裡的糖。
倒霉鬼生怕自己的糖又被套路走了,立刻把八個棒棒糖都打開,每個都舔一口。
然後再一臉得意的裝回去。
小五瞪大眼睛「哇!好漢!你幹了我一直都不敢幹的事,好不要臉!」
懦弱鬼道「聽到沒?好不要臉!明明是你非要跟我們打牌,輸了又不還債。」
倒霉鬼更得意的看了花心鬼他們一眼,他就賴了,怎麼滴?
虱多不癢,債多不愁!
準備「要債」的花心鬼他們頓時無語了。
他們的確想搶糖,粟寶給的糖可不僅僅是甜,還有別的功能,反正每次吃了都感覺自己的靈魂變得越來越純粹、強大。
但倒霉鬼都舔過了……那是不可能再要了。
花心鬼道「你是不是玩不起!下次別跟我們打麻將啦。」
幾個鬼吵吵嚷嚷。
看着為了幾個糖,幼稚得要死的惡鬼,偽善鬼十分想不通。
不就一顆糖么,至於么。
粟寶看向偽善鬼,打了個哈欠,饒有興緻的問道「你叫偽善鬼呀!你是怎麼死的?」
花心鬼剝開了糖,一邊吃一邊問「你叫什麼名字,生辰八字多少。」
懦弱鬼熟門熟路「家住哪裡?怎麼死的?」
小五突然揮動翅膀「等等!等等!叫小哥!叫小哥!」
偽善鬼「……」
粟寶的確跑去叫蘇何問了,她已經形成了習慣。
每次蘇何問都會在本子上記錄,好像在搞什麼發明。
不一會蘇何問來了。
一群鬼加兩個小孩都坐在小板凳上等聽故事,這讓偽善鬼有點懵逼。
蘇何問看了一眼見鬼相機,確定偽善鬼還在,催促道「快點,今天我們還要去接我二哥出院呢!」
粟寶跟着催促「快點快點!聽完故事我們還要去借梓晰哥哥出院吶!」
偽善鬼看了最遠處的白袍男子一眼,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叫趙當空……y省z市m縣跌死狗村的人。」
粟寶一愣,「跌死狗村?」
偽善鬼「昂,我們村就叫做跌死狗。」
眾人真是通俗易懂又好記呢。
偽善鬼繼續說道「我生於六零年代,死的時候也就九零年出頭。」
蘇何問一邊在本子上記錄,一邊問道「怎麼死的?」
九零年死的,距離現在過去了二十七八年左右。
偽善鬼繼續說道「我是被我鄰居寡婦弄死的……」
花心鬼一下子來了精神「嚯?寡婦?怎麼弄…死的?展開說說!」
花心鬼的騷話剛要出口,硬生生剎住了。
偽善鬼「……」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