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神醫毒妃雲若月免費
神醫毒妃雲若月免費

神醫毒妃雲若月免費楚玄辰雲若月

標籤: 雲若月 歷史 楚玄辰 神醫毒妃雲若月免費
歷史類型《神醫毒妃雲若月免費》,現已上架,主角是雲若月楚玄辰,作者「楚玄辰雲若月」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冷麵王爺納妾來噁心她,洞房花燭夜,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想羞辱她是吧?行啊!她對着床頭搖旗吶喊:「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想羞辱她,她就噁心得他不舉。冷王威脅她,「要想本王不休你,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她笑道,「王爺,我已經向皇上請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時,江慕羽上前道「皇上趕走外敵之後,替楚國樹立了威信,讓楚國威震四海,讓敵人不敢再來犯。不僅如此,皇上還和邊關的許多國家友好合作,改善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給楚國一個和平安定的環境。」
「皇上還開恩科,選賢任能,招攬人才;與民休養,發展經濟,治理河道、城鎮、鄉村;大量興建醫館、善堂、學校,再加上皇上在南越的政績,讓皇上深得民心。這些一項項的利於百姓之事,你敢說不是皇上的功績?」張府尹走上前,怒道。
「你們……」聽到這裡,蘇若雪的身子又後退一步,徹底被震懾住了!
她一直被關在冷宮裡,並不知道這天下發生的事。
所以現在聽到大家的話,她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她捂着胸口,慘白着臉,癲狂地搖着頭,「不可能的,怎麼會這樣?你只是一個武夫,你怎麼會治理國家?」
「武夫?皇上從小滿腹經綸,學識淵博,是被先帝當成繼承人來培養的,你竟然說皇上是武夫?可見你這罪婦,是何其的短視,何其的無知!」江寧冷哼一聲。
「你以為皇上跟楚耀一樣,殘暴不仁、昏庸無道,被天下人所唾棄?這天下,早就不是你們這些亂賊子的了,你偏偏還在這裡給大家擺主子的派頭,你去天牢里看看你的子孫後代再說吧!」李進冷聲道。
「啊……」聽到李進的話,蘇若雪的身子徹底一軟,就軟到了地上。
李進的話讓她備受打擊,也認清了現實。
她早已經不是楚國那尊貴的皇后,而一個階下囚。
而她的丈夫,早就被處死,天下也不再是他們家的。
她的孩子們,孫子們,已經被終生監禁,再無翻身的可能。
她們楚耀一門完了,早就完了,而她還妄想推翻這一切。
她真是痴心妄想啊!
她抬眸,雙眼憤怒地看着眾人,癲狂地道,「不會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這天下是我家的,我才是真正的皇后娘娘,而你們才是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你們才該死,才該被監禁!」
李進看到蘇若雪的狀態有些瘋癲,忙看向楚玄辰,道「皇上,此罪婦發瘋了,為防她擾亂登基大典,您還是趕緊派人把她拖下去為好。」
「行!來人,把蘇若雪拖下去,繼續關入冷宮,永世不得出來!」楚玄辰霸氣地拂袖。
立即就有人過來拉蘇若雪。
蘇若雪見狀,突然拔下頭上的簪子,猛地把簪子對準自己的頸部,怒吼道「你們想關本宮?那本宮就死在這大殿里,本宮要讓天下人知道,新皇不仁,是新皇逼死了本宮,看你楚玄辰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說著,她猛地把簪子刺向自己的脖頸。
「抓住她。」說時遲那時快,陌離已經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扣住了蘇若雪的手。
然後,他狠狠地一捏,蘇若雪手腕吃痛之後,手中的簪子便「砰」的一聲掉到了地上。
陌離瞪着她,冷聲道「罪婦,你竟想在這裡自殺,企圖污衊皇上,欺騙天下人,你真該死!」
李進立即道「皇上,此罪婦不僅擅自出宮,還大鬧登基典禮,企圖自殺,以擾亂皇上的登基典禮,還請皇上重懲!」
「請皇上重懲!」其他朝臣也紛紛拱手,大家都是十分的憤怒。
楚玄辰睨向蘇若雪,冷聲道「蘇氏,你竟敢擾亂大殿,企圖以死來污衊朕的清譽。來人,把她拖下去,關進天牢,終生監禁。」
聽到這話,蘇若雪一怔,「什麼?你要把我關進天牢,終生監禁?」
陌離走上前,冷聲道「這下,你便可以和你的皇子皇孫們,團聚了!來人,把她拖走!」
「是!」御林軍們齊聲答完後,趕緊上前來拖蘇若雪。
蘇若雪還想再大喊大叫,一名御林軍已經拿出一塊黑布來,塞到了她嘴裏。
然後,一行人便扣着她的肩膀,將她給押了下去。
看到蘇若雪被押下去,暗處的蘇明則陰鷙地掃了楚玄辰一眼,眼中滿是寒意。
等蘇若雪被押下去之後,這場鬧劇才算結束。
這時,李進忙道「皇上,祭天的吉時已到,咱們快去奉天殿吧!」
「嗯,皇后,眾愛卿,我們走!」楚玄辰說著,深深地看了雲若月一眼,便牽着她的手走出金鑾殿。
此時的金鑾殿外面,兩旁早已經站着成排成排的將士。
將士們手握長戟,一個個莊嚴地站在那裡,四周旌旗飄揚,顯得大氣恢宏,霸氣磅礴。
在大殿的門口,停着兩輛十分寬大,華麗精美的轎輿,這是用來迎接皇帝和皇后去奉天殿的。
然後,楚玄辰和雲若月一人坐上一輛轎輿,幾十名宮人便走上前,抬起兩輛轎輿,慢慢地朝奉天殿走去。
長公主和蘇七少隨即牽起楚南風和楚天星,跟在了轎輿的後面。
在他們身後的,是楚國的皇親國戚和文武百官。
李進手中捧着白玉製成的傳國玉璽,莊嚴地跟在了轎輿的後面。
蘇明跟在人群中,是一臉的陰沉。
因為今天楚玄辰並沒有把傳國玉璽交給他,而是交給了李進,由李進來當司儀,來護送。
這說明,楚玄辰根本不重用他,而且忽視了他。
按道理,是他帶頭推舉楚玄辰登位,楚玄辰應該十分重用他才是。
可是楚玄辰在上位之後,竟然只給了他一個太傅的虛職,還變相地削弱了他以前的其他職位,讓他現在變成一個空有高官之名,卻毫無實權的太傅。
而且在朝堂上,楚玄辰屢次忽略他,根本沒有重視過他。
所以他現在的心裏越來越不滿,越來越憤懣。
剛才的蘇若雪,其實是他利用自己的權勢放出來的。
楚玄辰既然故意忽視他,那他就要放蘇若雪出來,在登基大典上搗亂,噁心一下楚玄辰。
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都怪李進這些迂腐的大臣,是他們極力維護楚玄辰,蘇若雪才失敗的。
現在他真後悔把楚玄辰推上去,如今此人翻臉不認人,看來他得想個辦法,給此人一點教訓嘗嘗。
想到這裡,蘇明心裏再不爽,也硬是忍了下來。
他陰沉着臉,冷冷地跟了上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