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阮白和慕少凌
阮白和慕少凌

阮白和慕少凌堆堆

標籤: 都市 阮白 阮白和慕少凌 阮美美
主角阮白阮美美的都市小說《阮白和慕少凌》,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堆堆」,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才沒有!」軟軟聞言,沒等念穆回答,便背着書包走出來,「弟弟才會賴床。」
「弟弟還沒起來嗎?」湛湛皺眉,作為哥哥,他負責叫弟弟妹妹起床,但是基本上弟弟妹妹都比較準時,所以今天他便沒有叫。
「已經起來了,在洗漱,你們先下樓吃早飯,吃過早飯後,張叔送你們上學。」念穆說道,讓他們下樓吃飯。
孩子們一同點頭。
湛湛在路過她身邊的時候,關心道「姐姐,你的手還好嗎?」
「我沒事。」念穆淡淡一笑。
湛湛又道「書上說,受傷的第二天容易發炎,要是你的傷口發炎了,記得去醫院。」
「好,我會注意的。」念穆點了點頭,孩子的關心,讓她的心充滿暖意。
「還有,不要碰水。」湛湛又道,這都是他昨天晚上看書學來的知識。
「湛湛真貼心。」念穆感嘆道,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即使被割傷,有孩子這麼關心自己,她便心滿意足。
「哥哥昨天特意找的書看的。」軟軟在一旁說道,她昨天睡覺之前,去過他的卧室,便看見他蹲在書櫃前找書。
說是要找一本醫學讀書,上面有一些受傷後的注意事項。
念穆有些詫異,原來不是他愛好醫學才看那種讀物,而是因為她受傷,而特意學習?
見她臉上的詫異,湛湛的臉紅了紅,邁着步子往前走,「別廢話,去吃早飯。」
軟軟回過頭,對着念穆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哥哥害羞了!」
「胡說。」湛湛聽見了,頭也不回的反駁。
軟軟愉悅的跟上,「我才沒有!」
「你不了解。」湛湛的臉更紅。
「哥哥,我是你的雙胞胎妹妹,我們有心靈感應的,你擔心姐姐就說嘛,大家又不會嘲笑你。」軟軟隨着他一同下樓梯,兩兄妹的聲音越來越遠。
念穆看着自己被包紮的密實的手,笑着搖了搖頭。
她又推門走進淘淘的卧室,「淘淘,你洗漱好了嗎?」
淘淘推開浴室的門走出來,已經洗漱好,也換好了學校的校服,「姐姐,我好了。」
「太棒了,下樓去吃早餐吧。」念穆說道。
「好。」淘淘應了一聲,把鬧鐘的時間調整以後,便背上書包下樓。
念穆與他一同往樓下走去。
經過主卧的時候,門被慕少凌推開,他走出來。
淘淘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爸爸早安。」
「早安。」慕少凌看向念穆,她醒來又沒有喊自己起來。
「早餐做好了,下樓吃早餐吧。」念穆知道他這抹眼神的意味,她起床的時候動作很小,加上他睡得沉,所以沒注意。
她只是想讓他多休息會兒。
幾人一同下樓後,保姆已經把包子跟豆漿全部端在飯桌上。
湛湛跟軟軟也坐在飯桌旁邊等他們下來一同用餐。
「爸爸,早上好。」湛湛跟軟軟異口同聲的打着招呼。
「早上好。」慕少凌坐在主家的位置上,看着包子跟豆漿,挑了挑眉頭,看向念穆。
「是吳姨昨天晚上做好了,今天保姆蒸的。」念穆表示自己沒有動手,一切都是保姆做的。
「嗯,吃早餐。」慕少凌說道。
孩子們拿起餐具,各自夾了一個包子。
保姆則是按照在老宅的習慣,把今天的晨報遞給慕少凌,「先生,今天的晨報。」
「嗯。」慕少凌直接打開經濟板塊。
念穆想起今天看財經新聞說的,試探問道「對了,我剛才看財經新聞,宋氏今天要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了?」
「嗯,是今天。」慕少凌說道,他也有宋氏的股份,來不及轉給宋北璽。
但是他已經簽了委託書,把自己的股權委託給宋北璽去處理。
「宋先生有足夠的把握嗎?」念穆又問道。
「不清楚。」慕少凌吃了一口包子,果然沒有念穆做的美味。
雖然吳姨也做得很好吃,但他還是愛吃念穆做的。
只是她的手現在受傷了,肯定不能下廚,所以他也不能這麼挑。
慕少凌吃完一個包子,又翻了一頁。
念穆被他這句不清楚,給弄得擔憂起來。
本來她覺得宋北璽有慕少凌的支持,手中的一切不會被宋北野奪走。
但是眼下慕少凌的這句不清楚……
念穆輕聲問道「那你會去臨時股東大會嗎?」
「我簽了委託書,所以不會去。」慕少凌說道,宋北璽的事情,他只能在背後支持,不能把他們之間互相的支持給光明正大的弄到台前。
因此,他只是拿着宋氏集團的股份,表面沒有參與他們公司的決策。
「這樣……」念穆不禁擔憂起來。
雖然李妮選擇宋北璽是對的,但是如果宋北璽一無所有,李妮的日子會不會更難?
念穆知道李妮的為人,她跟自己一樣,不會因為對方陷入困境,就隨意放棄。
但是眼下,如果宋北璽的一切真的被宋北野奪走,李妮便會覺得自己是那個罪人。
畢竟,宋老爺子決定這麼做,是因為宋北璽公開與李妮結婚……
她屆時的精神壓力,說不定又會變大。
慕少凌的目光從報紙挪開,直勾勾地看着她。
她的擔心,全寫在臉上。
要不是知道她這個時候表面看似擔心宋北璽,實際是擔心她的好朋友李妮,他肯定會吃醋。
「相信他便是。」慕少凌淡淡說道,雖然她不是真的擔心宋北璽,但他還是會不爽。
別的男人,她不應該放太多關注。
「我看論壇上討論的都是宋北野……」念穆無奈道,這是直接影響股民對宋北璽的信心。
「宋北璽在蓄大招,還有,你可以在宋氏官網看直播。」慕少凌說道。
「原來這樣……」念穆沒有繼續詢問,宋北璽的大招是什麼,她也不好奇。
只要宋北璽贏就行。
只要李妮能跟他好好在一起,情緒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就行。
一旁的淘淘聽聞,便好奇問道「爸爸,宋叔叔的大招是什麼?」
「小孩子別多管閑事。」沒等慕少凌開口,湛湛便說道。
淘淘不滿抗議,「哥哥你也是小孩子!」
「所以我沒問。」湛湛端起杯子,把豆漿喝完,然後站起來,「爸爸,姐姐,我吃飽了。」
觀株宮鍾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