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許禾趙平津

標籤: 遊戲 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趙平津
看過很多遊戲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這是「許禾趙平津」寫的,人物許禾趙平津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9: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季含貞忍不住笑「還不到兩個月呢,你都嫌棄你閨女啦?」
徐燕州欲求不滿,滿臉哀怨望着季含貞「貞兒,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
「好啦。」季含貞直起身子,跪在床上抱住他,安撫的親了親「最多最多到半年,一定給他們戒奶,晚上分房間睡,你再忍一忍啊,乖。」
徐燕州活了三十多年,還是頭一次被人喊乖,倒是被哄的暈頭轉向也沒了脾氣。
老老實實的開門迎接小祖宗過來。
妹妹被抱進屋子,季含貞看她哭的滿臉淚花,還在抽噎打嗝,瞬間什麼都顧不得了,趕緊將小姑娘抱在懷裡喂她。
小姑娘卻好似真的氣狠了,但大約更多的是委屈,含着淚癟着嘴望着季含貞,抽噎個不住,卻不肯張嘴。
季含貞心疼的眼圈都紅了「好了乖乖,媽媽以後再也不讓你晚上跟別人睡了,快吃吧,媽媽錯了乖寶……」
徐燕州這一顆心也軟成了繞指柔,湊過去跟季含貞一起鬨,小姑娘這才抽抽搭搭嗚咽着張開小嘴,一口噙住,咕嘟咕嘟大口吃了起來。
季含貞見她吃的滿頭大汗,小肥豬一樣拱在自己懷裡,不由心疼的給她擦着額頭,「慢一點,哥哥又不給你搶。」
哥哥早就睡的昏天暗地了,也就這個小祖宗,真是又磨人又讓人心疼。
但往往就如此,會哭的愛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就算季含貞和徐燕州不願意承認,但事實也是如此,在兩個寶貝的成長過程中,夫妻兩個自然而然的還是投注了更多的偏愛給這個小丫頭。
而哥哥上面還有鳶鳶姐姐,那是季含貞夫妻倆第一個孩子,幼年時又缺失了父愛,他們自然對她疼惜非常,然後那個最小的妹妹呢,又是個慣會撒嬌耍賴的小淘氣,父母的注意力自然也要偏移在她身上一些。
就委屈了排在中間的哥哥,因為從小就懂事聽話,讓父母省心,也就在所難免的會被父母小小的忽視。
季含貞很多時候也覺得忽略了兒子,但好在哥哥的脾氣性格是真的很溫和又大度包容,他雖然比鳶鳶小了好幾歲,但在慢慢長大的過程中,卻也像是個小男子漢一樣,十分有擔當的照顧姐姐和妹妹。
這讓他們這一對父母,覺得欣慰的同時,卻也不免有着小小的遺憾和心疼。
季含貞平安生產三個月後,張文禮也來到了京都。
雖然沒和簡瞳一個學校,但距離並不算遠,因此兩人見面的機會就多了起來。
只是,就算張文禮和簡瞳一直以來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一樣的關係和距離,但這卻也讓陳序很不爽。
唯一的安慰,大約也就是簡瞳已經慢慢的讓柚柚開始對張文禮改口了。
兩個人早已離婚,柚柚再喊張文禮爸爸,實在是不太妥當。
柚柚雖然年紀小不大明白這些,但是很聽簡瞳的話,慢慢的也就改口喊了張叔叔。
張文禮心裏難受又失落,但卻也明白,簡瞳這樣做並沒有錯。
柚柚的親生父親就在京都,他們父女既然已經相認了,他這個曾經的繼父,自然也該有自知之明。
張文禮再一次來看柚柚的時候,因着時間關係正好趕上午飯,簡瞳就留了他在家裡吃個便飯。
說是留人家吃飯,結果卻變成了張文禮在廚房做菜,簡瞳打下手。
這不免讓簡瞳想起當初嫁給張文禮後那兩年,幾乎日日都是如此。
他會早起給自己做好早餐再去學校,中午也會趕回來給她做一頓豐盛的午餐,晚上他們偶爾會去外面的小餐館,那些年,簡瞳在這個平凡普通的男人身邊,卻過上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日子。
如今想起,不免有些感慨,但簡瞳的心卻也只有片刻的漣漪,往事已逝,不可追矣,再去回想,也不過平添感慨。
有緣無分,真的是他們之間最好的寫照。
簡瞳唯一的慶幸大約也只是,她對於張文禮更多的感情仍是家人親人一般的,所以分開這件事,讓她會有遺憾委屈,卻並不會傷筋動骨的難受。
「瞳瞳,你去洗手準備吃飯吧,湯馬上就好。」
張文禮系著圍裙,溫聲對簡瞳說著。
「好,那我先去拿碗筷,柚柚,吃飯啦。」
簡瞳從廚房探出頭,喊柚柚去洗手。
柚柚立刻放下繪本書,去了洗手間。
簡瞳不由一笑,女兒真的是小天使一樣的存在啊。
三人剛在餐桌邊落座,簡瞳手機忽然響了。
她看了一眼號碼,臉色不免微微一變。
張文禮剛拿起筷子,見她如此,忙問道「瞳瞳,怎麼了?」
「沒事兒,我接個電話,你和柚柚先吃。」
簡瞳拿起手機就去了房間,接聽後,聽筒里卻沒有任何的聲音。
「陳序?」
簡瞳輕輕喚了一聲。
耳邊卻傳來很輕的一聲笑「瞳瞳,你總是這樣不乖。」
「我怎麼了?」
「你怎麼了?你上次,怎麼對我保證的?」
「那種情況下說的話,都不算的……」
簡瞳壓低了聲音,有些氣惱。
男人不也是這樣的嗎?在床上的時候甜言蜜語不斷各種承諾,提了褲子就翻臉不認人了。
她如今,不過是做了全天下男人都會做的事情而已。
陳序就生氣成這樣?
「不算是嗎?瞳瞳,你如果想讓我把視頻里你說的話在張文禮跟前循環播放的話,你就繼續跟他走的這樣近。」
「陳序,你不能這樣,我們最開始的時候說好了的,彼此互不干涉,你同意了,我才和你保持現在的關係,如果你現在要反悔,或者想要得寸進尺的話,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以後,就回歸柚柚的父母這層關係好了。」
簡瞳說完就要掛斷電話,陳序卻忽然叫了一聲她的名字「簡瞳。」
「你還想說什麼?你就一次性說完,別再間歇性發瘋了,我和張文禮無仇無怨,現在也只是保持着朋友關係,陳序,你總不至於連我身邊的異性朋友都要管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