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喬梁葉心儀小說
喬梁葉心儀小說

喬梁葉心儀小說都市風雲

標籤: 喬梁 喬梁葉心儀小說 李有為 都市
主角是喬梁李有為的精選都市小說《喬梁葉心儀小說》,小說作者是「都市風雲」,書中精彩內容是:普通人做事,聰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隨着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布置的圈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0: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就算你明知道他是避重就輕,恐怕也拿他沒太大辦法,他肯定是瞅准了我們沒辦法因為他們在付白山的房子拆遷上採取了一些違法行為,就認定付白山劫持吳書記跟他們有關係。」喬梁冷哼一聲。
「這個咱們還真沒辦法給他們強行扣帽子,畢竟他們拆掉付白山的房子有違法行為導致付白山精神有些失常,跟付白山劫持吳書記確實是兩碼事。」孫永無奈道。
「就算是兩碼事,兩者之間也存在着某種必然聯繫,要是沒有他們那種強盜似的違法行為,會導致付白山間歇性精神失常?付白山要是沒精神失常,就不會有後面這些事。」喬梁板著臉,「就算他們主動推出一個人來頂罪,這事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矇混過去的。」
「咱們巡查組一個月的時間就快到了,就怕某些人會以這個為理由讓我們回去。」孫永說道。
「呵呵,就算巡查組一個月的期限到了,咱們就沒辦法調查了嗎?到時候以咱們紀律部門的名義接着調查,目前這事以巡查組的名義進行調查其實反倒不是那麼名正言順。」喬梁說道。
兩人正交談着,喬梁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吳惠文打過來的,喬梁連忙對孫永道,「你先在這邊盯着,我出去接個電話。」
喬梁走到外面走廊沒人的角落接起吳惠文的電話,「吳姐,什麼指示?」
「小喬,你們巡查組的工作做得怎麼樣了?這半個多月來,怎麼沒聽你跟我進行反饋。」電話那頭,吳惠文笑道。
「吳姐,我們目前正就付白山的事進行深入調查,查到了一些東西,回頭我去跟您詳細彙報。」喬梁說著看了下時間,「這樣吧,我下午去你辦公室一趟。」
「傍晚再過來吧,下午我出去調研,沒在辦公室,傍晚五點多才會回辦公室。」吳惠文道。
「行,那我傍晚再過去。」喬梁點頭道。
喬梁說著,又主動問道,「吳姐,您這會打給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吳惠文聽了,目光落在辦公桌上,她的辦公桌上此刻放着一份裝着文件的快件,這份快件,已經是她這半個月來收到的第五份。
那寄件的人倒是非常準時,每隔三天就給她寄一份過來,都是反映徐洪剛跟鼎元開發公司的事,對方聲稱徐洪剛藉助鼎元開發公司進行斂財,插手江州市的個別重大工程項目,每一份信件都是差不多相似的內容,
吳惠文原本收到第一份後,看完就放入了抽屜里,並沒理會,沒想到對方鍥而不捨地寄文件給她,到今天已經寄了五份。
吳惠文沉思片刻,便對喬梁道,「小喬,那傍晚等你過來了,咱們再詳談。」
喬梁聞言點頭,「好。」
兩人沒再多聊,喬梁掛掉電話後,尋思着吳惠文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聊,不過對方剛剛沒在電話里說,那也只能傍晚過去後才能知道了。
收起手機,喬梁重新走回屋裡,孫永依舊坐在電腦前看着監控畫面,喬梁走過去坐下問道,「如何?」
孫永道,「跟剛剛一樣,來來回回就是那幾句話,只承認違規拆了付白山的房子,其餘的啥都沒說。」
喬梁聽了道,「他除非腦子傻了才會主動交代。」
孫永道,「就算是自首,這態度太不實誠了。」
喬梁呵呵一笑,「人家只是敷衍咱們罷了。」
孫永轉頭看了看喬梁,「那後面咱們還接着查嗎?」
「查,幹嘛不查?」喬梁一瞪眼,接着指了指桌上的一摞材料,「這半個月來查的關於古華集團的資料這麼多,難道還能就這麼不了了之?」
孫永道,「可咱們一個月的巡查時間要到了,我擔心時間一到,咱們就得撤回去。」
喬梁擺擺手,「不用理會這個時間,到時候真有特殊情況需要繼續調查,我會跟世東書記以及市裡的主要領導申請的。」
孫永點頭道,「要往下查的話,牽扯的可能就多了,古華集團當初由古峰社區的集體企業改製為私人企業,控股股東又是付林尊這個社區主任,這裡邊大概率是涉及左右倒右手的非法資產轉移的,反正就咱們目前查到的資料,古峰社區之前有不少集體產權土地最後都變為了古華集團的私有產權土地,這裡邊的貓膩不少。」
喬梁道,「所以不管付白山這事的調查結果如何,涉及到古華集團的另外一些違法線索,咱們照樣要接着往下查。」
孫永笑道,「那就聽喬書記的,喬書記指哪我打哪。」
喬梁聽得一笑,拍了拍孫永肩膀,「孫永,等這次的案子辦完,我看你也該提一提了,不然可就有點委屈你了,你現在可是香餑餑,老孔調到市檢後,手底下缺人,一直想把你挖過去來着,而且我聽老尤的意思,他對你也挺欣賞,要不是我攔着,他也都想把調到市局,回頭我必須跟世東書記提一提,要是不提拔你,你就要被人挖走了。」
孫永聽到喬梁的話,神色有些激動,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沒有上進心的幹部同樣也不是好乾部,孫永做夢都想再提一級,他卡在正科已經挺久了,早就夢想着能夠再進一步,如果這次喬梁能夠幫他,孫永知道自己有很大希望能夠再進一步。
其實孫永在這個年紀能夠干到正科,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體制里的人,所謂的卡在正科挺久只是相對而言,和喬梁比起來,孫永自然是進步很慢,但和其他人一比,孫永已經是屬於別人羨慕的對象,但孫永內心深處也是下意識地把喬梁當成追趕對象,畢竟他一開始的起點其實比喬梁高,最早他給豐大年當秘書的時候,喬梁可還苦哈哈地在混着。
但現在,喬梁已經反過來成為孫永的領導,甚至孫永也很清楚,雖然他把喬梁當成追趕的對象,但他這輩子估計拍馬也趕不上喬梁進步的速度了,不過就算如此,孫永也未曾嫉妒過喬梁,相反,他對喬梁充滿了感激,沒有喬梁的幫助,在豐大年出事後,他早就被踢到清水衙門去坐冷板凳了,正是因為喬梁的無私幫助,才又有他孫永的今天,這份情,孫永始終記着。
眼下喬梁如此說,孫永激動的同時,自然也不忘了表態,對喬梁道,「反正我是跟着你混了,不管是誰想把我調過去,我肯定不幹。」
喬梁笑道,「也不能這樣說,今後如果你有更好的升遷機會,那肯定也是要把握住的嘛。」
孫永笑道,「雖然我也很想陞官,但除了陞官,我覺得有些情誼更重要。」
喬梁聽了,按着孫永肩膀的手不禁多了幾分力道,一切盡在不言中。
時間一晃到了傍晚,喬梁在接到吳惠文回到辦公室的電話後,便趕回了市大院。
辦公室里,剛回來的吳惠文正坐在沙發上喝水,見喬梁來了,吳惠文笑道,「要喝水自己倒,到我這來可沒人伺候你。」
喬梁跟着笑,「我來您這可不會客氣。」
喬梁說著走到吳惠文身邊坐下,吳惠文不禁瞅了喬梁一眼。
喬梁見狀乾笑了一聲,「應該不會有人進來。」
吳惠文乾咳了一聲,「萬虹隨時都可能會推門進來。」
喬梁聽了,不由稍微拉開了一個身位,他知道吳惠文不是介意他坐這麼近,而是在辦公室要注意一下影響。
「吳姐,這是我帶來了關於付白山這個案子的一些材料。」喬梁很快說道。
吳惠文點了點頭,並沒有急着拿起來看,而是將自己已經提前放到桌上的一個文件袋遞給了喬梁,道,「小喬,你先看看這個。」
喬梁疑惑地接過來,問道,「吳姐,您上午要跟我說的事就是跟這個文件袋裡的東西有關?」
吳惠文點頭道,「沒錯,你打開看看。」
喬梁動作麻利地打開文件袋,見裡頭是好幾封信件,喬梁心頭更加奇怪,將幾封信件都拿了出來。
拿起最上頭的一封信件先拆開,喬梁認真看了起來,看完之後,喬梁臉色微變,這是檢舉徐洪剛的信件!
喬梁沒有急着說什麼,而是繼續拿起下一份看了起來,小十分鐘的時間,喬梁迅速將五封信件快速看完,每一份幾乎都是一模一樣,反映的都是徐洪剛的事。
喬梁不動聲色地將信件放下,看着吳惠文,「吳姐,您給我看這個意思是……」
吳惠文看着喬梁,「小喬,你可是個聰明人,你覺得我是啥意思?」
喬梁聞言心頭一跳,吳惠文不會是要查徐洪剛吧?
心裏想着,喬梁問道,「吳姐,您不會是要查徐市長吧?」
吳惠文搖頭笑道,「你想多了,那不歸咱們管,姑且不說這些信件里反映的涉及到徐市長的情況是否屬實,就算屬實,那也是省里來查,市裡沒那個權限。」
喬梁聽了又問,「那吳姐您是想……」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