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開局退婚十個未婚妻
開局退婚十個未婚妻

開局退婚十個未婚妻橘子炒辣條

標籤: 封林 開局退婚十個未婚妻 徐若影 都市
小說《開局退婚十個未婚妻》,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封林徐若影,文章原創作者為「橘子炒辣條」,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封林拿着老爹給的十張照片,陷入沉思。上面有冷艷總裁,有溫柔老師,有國際明星,有職業殺手……他要做的是,退掉九個婚約,和其中一位結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岑彩萱瞪了眼封林,沒有繼續說下去。
她現在也看開了,反正自己已經成了普通人。
也會衰老死亡,所幸佛系,不再把自己的計劃,看的那麼重。
努力提升自己實力,才是根本。
她也確實有些累了。
正如姒唯君所說,除了她之外,對方帶來的所有族人,都結婚生子了。
岑彩萱一直堅持到現在,也算異於常人。
「前輩,既然見到你,我就說明我的來意。」
岑彩萱低下頭,「我和那些找你的人,用意一樣,我想得到幾部我們九幽族的功法。」
姒唯君看了眼封林,之後才望着岑彩萱,低語道「你也是為了讓這個男人飛黃騰達?」
「不是!一切都為我自己!封林很強,並不需要我,況且他這個人,沒有什麼野心。」
岑彩萱當初陪着封塵,一塊來到異面之地。
封塵說過封林的為人,他的願望一直都是樸素的,貼近生活。
「哦?」
姒唯君有些驚訝的看向封林。
「前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人喜歡站在頂點,風光無限,我不一樣。」
封林笑着張開雙臂,「我喜歡小橋流水人家,和我的老婆,安安靜靜的過日子。」
岑彩萱看了眼封林,低頭沉思,將來和封林一塊生活在風景優美的鄉下,也算是一種好的歸宿。
不對!
岑彩萱神情一怔。
他奶奶的,到時候生活的,又不止自己一個女人。
封林這小子,和陰陽十字軍都扯上關係了。
萬一今後還有陰陽十字軍,那該怎麼辦?
岑彩萱暗自握拳,果然,提升實力才是根本。
萬一將來干架,自己也有資本。
尤其是她這種反派人物,真的跟封林回去,肯定會被其他女人陰陽怪氣。
或許還要面對一打多的局面,那就更要變強了!
「你們說的很好,我也勉強認同你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但我是個死人,不會教功法。」
姒唯君面色平淡的說道,「你們回去吧,神鄉的九幽族應該覆滅了,隨着你們都結婚生子,九幽族也會斷絕,或許正如神鄉的傳聞那般,我們種族本身就是錯誤。」
「前輩,我求你了!」
岑彩萱跪在地上,眼眶微紅道,「我好歹也是神鄉過來的元老人物,可這麼多年過去,我才剛到大成八階,去哪都被人殺,我真的受夠了!」
「那就找個地方隱居,反正你也有男人,安安穩穩過完這輩子吧。」
姒唯君抬起手,面前出現一個黑色的洞口,「這是離開的出口,不送。」
岑彩萱無奈的嘆口氣,曾經在異面之地,她多次嘗試通過黑塔。
就是想着,見到姒唯君,從她這裡討到功法。
她還幻想着,自己能成為異面之地的風雲人物。
今日見到,卻沒想到會是這種結局。
岑彩萱從地上站起來,還是對姒唯君鞠躬,「不管怎樣,多謝前輩救我。」
說完,她便抓住封林胳膊,往洞口走去。
希望破滅,今後她也不會再踏入這裡一步。
「對了。」
封林突然拉住岑彩萱,「當初和你一同過來的九幽族,有幾個?」
岑彩萱停下腳步,看向封林解釋,「加上我和前輩,一共八人。」
「也就除了你們兩個,還有六個九幽族。」
封林沉思道。
「不是,我曾花費三百年時間,調查過其餘六個九幽族,其中有三人,因結婚生子,導致九幽族血脈消失。」
岑彩萱頓了下,繼續說道,「還有兩人的後代,依舊有九幽族血脈,分別是南熒和秦理理,最後一人沒有下落,應該是死了。」
「南熒?」
封林奇怪的皺起眉頭,「你是說,後期你只和南熒秦理理接觸過?」
「沒錯,就這兩人。」岑彩萱點點頭。
封林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這麼說南熒,就是何尋。
當初何尋剛剛融合,封林曾詢問她的名字。
她並沒有告訴封林,只是說喜歡何尋的名字,今後就用這個。
「你問這些幹什麼?」
岑彩萱奇怪的問道。
「我還知道一個九幽族,應該就是你沒調查到的那個人。」
封林笑着說道,「她名叫姒音音。」
「姒音音?」
岑彩萱還沒什麼表情,但一旁的姒唯君,聲音頓時顫抖起來。
她飄到封林面前,沉聲問道「你見過姒音音?」
「是的,在一個遺迹見過。」
封林點點頭,「我們算是朋友,她明明是個活化石,卻還喜歡哭鼻子。」
姒唯君眼神激動不已,她當然相信封林的話。
這個名字除了她之外,沒有外人知道。
岑彩萱也詫異的看向姒唯君,她大概猜到了。
因為她最後沒調查到的人,並不姓姒。
對方是九幽族,自然和姒唯君有關係。
「封林!她在哪?」
姒唯君激動的說道,「帶她來見我!帶她來見我!」
「她在我們那邊的世界,恐怕前輩見不到。」
封林解釋道,「我見她的時候,剛剛轉生,還是個小屁孩,她還無法穿過奔流。」
「我們走吧,不打擾前輩了。」
岑彩萱非常心機的拉着封林,走向一旁的洞口。
「站住!」
姒唯君打個響指,他們面前的洞口,重新消失。
「前輩,你這是幹嘛?」
岑彩萱一臉無辜的表情。
「想必你們猜到了,那個人就是我的女兒!」
姒唯君猶豫了一下,「岑彩萱,我可以教你功法,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帶我女兒來看我。」
岑彩萱看了眼封林,便笑着說道「當然。」
「我只能教你,你的男人需要離開。」
姒唯君說完,身體緩緩的消失,「給你們幾分鐘的分別時間,這次修行,需要一段時間。」
話音剛落,姒唯君的身體就徹底消失。
「那個地點在哪?」
岑彩萱看向封林問道,沒想到最後,又是封林幫了她。
「在寒浞帝陵,你去之前一定要通知我,就憑你闖不過去。」
封林記得姒音音說過,就那層岩漿,升華境界也無法通過。
「好,這次……謝謝你了。」
岑彩萱對封林低下頭。
「我只想知道,你剛才說的話算不算數,你說這次危機解除,讓我幹什麼都行。」
封林上下打量岑彩萱,笑道,「你雖然有我孩子,但上次我的腦子裡全是憤怒,並沒有舒適感,要不然再試一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