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記憶埋在心碎巷
記憶埋在心碎巷

記憶埋在心碎巷酒卿悠?

標籤: 劉妗 林簾 科幻 記憶埋在心碎巷
小說《記憶埋在心碎巷》,現已完本,主角是林簾劉妗,由作者「酒卿悠?」書寫完成,文章簡述:只不過他今晚真的有些不對勁,不知道是不是公司里的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4:4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夜深無盡,雨漸小。
林簾在病房裡守着湛可可。
拿着熱毛巾給小丫頭把身子擦了,換上乾淨的衣服,給她擦小手,小腳,擦臉。
她動作輕柔,似對待珍寶,極有耐心。
細緻的做完這每一件,把這裡收拾好,她便坐在床前,給小丫頭輕理髮絲。
撞到了後腦,因為縫針,後面那受傷的頭髮剃了,纏着紗布,現在這髮絲有點亂。
她細細理着,一根根,不扯到小丫頭。
病房裡寂靜,那沙沙的雨聲好似都進不來。
病房外,候淑愉和柳笙笙守着。
湛可可受傷的事暫時沒有告訴其他人,只有她們幾個人知道。
所以這一天,別的人都沒有來。
但現在有一件難事讓她不知道該怎麼決定,以致她這眉頭皺了一天。
柳笙笙看出來候淑愉有事,小聲說「姨奶奶,你是不是在想姐夫的事要不要告訴堂姐?」
堂姐就是林簾。
她口中的姐夫自然就是湛廉時。
在柳笙笙這,湛廉時是她堂姐夫。
候淑愉聽見這話,瞪了柳笙笙一眼「你倒是機靈。」
柳笙笙頓時燦爛一笑,挽着她的手走遠些「其實吧,這件事很簡單。」
「簡單?」
候淑愉懷疑自己聽錯了,那眉頭都跳老高。
「哎呀!」
「是很簡單啊,簡單想不就簡單了,複雜想不就複雜了?」
「堂姐和堂姐夫現在的情況就是你愛着我,我愛着你,兩個人都想往前但又害怕往前,這個時候,我們作為旁觀者,得助攻一下。」
「助攻?」
候淑愉眉頭皺了起來,把自己的手也抽出來「這孩子,整天都在瞎想什麼呢?」
「去去去,自個兒玩去,別在這影響你姨奶奶我思考。」
候淑愉不想再跟柳笙笙說話,柳笙笙卻不依不饒了,她一把抓住候淑愉的手,把她拉過來「姨奶奶,你聽我說嘛,堂姐心裏是在乎堂姐夫的,現在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堂姐夫為她做的很多事,她肯定想法就不一樣了。」
候淑愉呵呵兩聲「笙笙,你姨奶奶呢現在就問你一個問題,假如你最愛的男人看着你懷着她的孩子被人當場踢打流產不管不問,你會怎麼樣?」
「就這一個問題,你自己設身處地的好好想想再回答我。」
柳笙笙不說話了。
她最愛的人,看着她懷着他的孩子被人折辱至流產,她……
柳笙笙一想就疼了起來。
候淑愉見柳笙笙面露痛苦,嘆氣「你看,你光是代入自己想想都難受,更何況是當事人?」
「林簾是愛廉時,這是無可置疑的,但愛不代表可以消弭一切。」
柳笙笙皺眉「可以!」
「我覺得可以!」
「愛是這世界上最有力量的東西,它可以把所有的仇恨,痛苦都給抹平,我堅信!」
候淑愉不想說話了。
人年輕,沒經歷過事兒,說什麼都硬的很,當真正七老八十了,大風大浪也都經歷了,說話也就不會這樣了。
「你啊,太年輕。」
「不是,本來愛就是有這樣的力量啊,你看現在……」
柳笙笙打算和候淑愉好好探討下這個愛的力量,候淑愉直接抬手打斷她,嚴肅說「笙笙,當你經歷過林簾所經歷的一切,你絕對說不出這些話。」
柳笙笙苦了臉「可是……」
「好了,別說了,可可現在這個情況,廉時也出事了,很多事都得從長計議了。」
「你去病房裏面看看林簾,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這裡我再想想。」
柳笙笙嘴巴動,還想再說,但見候淑愉嚴肅的模樣,她只得哦了聲,進了病房。
候淑愉聽着關門聲傳來,看過去,無奈搖頭。
誰不想說?
她也想說,可這樣的時候,該怎麼說?
作為當事人,一件又一件的,全是噩耗,誰受得了?
就連廉時現在的情況,可可的意外,她們都沒有告訴湛起北。
本就身體不好,他要再聽到今天噩耗,不得倒下去才怪。
得慢慢來,不能急。
至少,怎麼都得等廉時出了手術室再說。
候淑愉看前方,定了定心,拿出手機打電話。
柳笙笙進了病房,見林簾在給湛可可理髮絲,聽見聲音,林簾看了過來。
見是她,林簾看外面夜色,對她輕聲「回去吧,這裡有我在,沒事的。」
聽聞湛可可情況安好,林簾也就平靜了。
柳笙笙看着林簾,這在燈光下微白的臉。
她腦中浮起候淑愉說的話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樣?
她想說的話就這麼咽了下去。
「堂姐,我年輕,精神頭好着呢,你休息下吧,我看着可可。」
柳笙笙走過去,自己抬了椅子坐到林簾身邊。
林簾搖頭,對她露出一抹笑,看睡的乖巧的小臉「年輕更要愛惜身體。」
「不對,年輕就是努力的時候,就像堂姐你,你真厲害!」
柳笙笙眼裡露出崇拜的光,林簾微怔「我厲害?」
柳笙笙捧住臉,單純的說「是啊,這麼年輕,不到三十歲就有現在的成就,在我心裏,堂姐真的很厲害。」
而更厲害的是,在經歷這麼多後,堂姐還能有這麼溫暖的笑,她覺得真的很不容易。
這才是她心底最佩服堂姐的地方。
林簾看着柳笙笙眼裡真誠的神色,笑了笑,搖頭「你以後也會很厲害的。」
「不,我才不會,我就只想着玩,不喜歡工作,玩的也都是別人不喜歡的。」
林簾笑容深了「不是的。」
「不傷害他人,不影響她人,尊重他人,不做危害社會的事,只做自己喜歡的,也是很好的。」
「笙笙,你這樣就很好。」
簡單的活着,未必不比複雜的活着好。
柳笙笙看着林簾眼裡的世故,滄桑,似乎裏面已經染了悲傷,怎麼都好不了。
鬼使神差的,她就問了出來「堂姐,你後悔嗎?」
林簾正給湛可可把被子拉上去些,聽見她的話,停頓「後悔?」
「什麼後悔?」
柳笙笙看着湛可可的小臉,她聽說可可不是堂姐親生的,可她覺得可可像堂姐,也像堂姐夫。
她臉上有這兩個人的影子,很奇怪,不是嗎?
「嗯……後不後悔以前所做的一切決定,後不後悔……愛上那個人?」
柳笙笙就這麼問了出來,毫無預兆的。
林簾拉着被子僵在那,目光凝靜。
後悔。
「湛廉時,如果時間重來,你讓我嫁給你,我想,我依舊會答應。」
眼前浮起那銀河璀璨的夜晚,他拉着她,不顧一切。
那一夜,她清楚的感覺到她和他是那麼的近。
近的她們中間不曾有距離。
就好似那一年的無數個日夜,她在他懷裡,她聞着他身上的氣息,聽着他的心跳,那麼的安穩。
後悔嗎?
不後悔。
如果時光倒退,一切回到原點,所有的所有,她的選擇都不會改變。
而她,亦不想回去。
假如現在有時光機停在她面前,讓她回到過去,她不會踏上去。
她會轉身離開。
不後悔曾經的一切決定,不後悔愛上那一個人,她不需要再回到過去重新選擇。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有下輩子,她和他相遇時,他沒有所愛的人,她們就像平常的任何一對相愛的人,相識,相知,相愛,相伴。
如果可以,她想和他擁有普通人的一世,相愛到老。
柳笙笙看着林簾眼裡閃爍的光點,那樣的渴望,期盼,沒有苦痛,沒有恨。
她想,她知道答案了。
所以「堂姐,你想見他嗎?」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