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于楓

標籤: 喬梁 李有為 都市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廖谷鋒這會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也是他今晚打這電話的目的,希望女兒能夠跟喬梁先訂婚,至於什麼時候結婚,那以後再說。
電話這頭,呂倩聽到父親的話,一時有些失神,以往都是母親在操心她的婚姻大事,父親並沒過多干預,眼下竟然是父親廖谷鋒親自來跟她談婚姻大事,而且一上來就要她跟喬梁先訂婚,呂倩着實有些懵,心裏更是有點犯嘀咕,不知道自己家廖大人到底在搞什麼。
「爸,您今晚沒喝酒吧?」呂倩問道。
「你這扯哪去了,你是覺得我喝醉了酒才會關心你的婚姻大事嗎?」廖谷鋒好笑道,「看來爸平時對你關心太少了,以至於你覺得爸操心你的事情不正常。」
「爸,我可沒那麼說,是您自個說的。」呂倩笑道。
「行了,你別跟我打岔,爸剛剛說的是正經的,你和喬梁先訂婚,先把婚姻大事定下來。」廖谷鋒再次道。
「爸,您這太突然了,我都沒從來沒跟喬梁談過這事呢。」呂倩連忙道。
「如果你覺得你不方便,那我去跟喬梁談。」廖谷鋒淡淡地說道。
「爸,別別,還是我跟他溝通比較好,您就別瞎摻和這事了。」呂倩忙道。
「我關心自己閨女的婚姻大事,那是天經地義,哪能說是瞎摻和。」廖谷鋒說道。
「爸,這事您就讓我自己處理嘛,我會處理好的。」呂倩道。
「讓你自己處理,我看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廖谷鋒撇嘴道。
「爸,婚姻大事哪能這麼草率,這種事也必須是我跟喬梁先溝通好不是,您這一上來就說要訂婚,那不得把人嚇跑。」呂倩道。
廖谷鋒聽了,愣是不知道說啥,他哪裡不知道女兒滿腦子想的都是維護喬梁,這也讓廖谷鋒充滿無奈,對喬梁那混小子更是有點氣惱,他過年在喬梁和女兒住院期間,曾經跟喬梁單獨談過,也讓喬梁儘快給他一個答覆,結果喬梁到現在也沒主動給他打個電話,估計這小子還想着拖一拖就又混過去呢。
廖谷鋒其實也不想以這種方式干預年輕人的終生大事,但他現在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今晚剛參加一個飯局回來,一個多年的老朋友請他吃飯,席間談到了想撮合其兒子跟呂倩在一起,廖谷鋒當時以女兒有男朋友為由給婉拒了,這也是廖谷鋒希望呂倩先和喬梁訂個婚的緣故,這樣一來,才能堵住別人的嘴。
廖谷鋒很清楚,隨着他這次更進一步,其影響力和話語權進一步提升,一些圈內人也看中了其女兒呂倩還未婚嫁,想跟廖家聯姻,他不可能總是找理由推脫,只有女兒呂倩先跟喬梁訂個婚,然後他們搞個熱熱鬧鬧的訂婚儀式,才能讓別人不再惦記,否則別人會以為他廖谷鋒太不識抬舉。
呂倩不知道父親的苦衷,聽廖谷鋒沒說話,趕緊又道,「爸,這事您就交給我自己處理哈,您平時工作那麼忙,就不用分心我的事了。」
廖谷鋒道,「小倩,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現在對我來說,你的婚姻大事才是頭等大事。」
呂倩道,「爸,我還年輕,您那麼著急幹嘛,搞得好像您閨女嫁不出去似的。」
廖谷鋒幽幽道,「我閨女是不愁嫁,就怕她自個鑽牛角尖了,何況你也不小了。」
呂倩笑道,「爸,您說的啥話,我這是要擦亮眼睛,這婚姻可是一輩子的大事,當然要謹慎一點了,不然遇人不淑咋辦?」
廖谷鋒道,「那你都跟喬梁相處那麼久了,眼睛擦亮了了沒有?認清喬梁是個什麼樣的人沒有?」
呂倩撓了撓頭,「爸,您今晚是咋了,怎麼就逮着這事沒完沒了了?」
廖谷鋒氣得笑道,「我關心你的終生大事怎麼叫沒完沒了了?總之,你跟喬梁的事,必須儘快給我一個結果,你要是跟喬梁開不了這個口,我去談,這事不能老這樣拖着嘛,如果喬梁對你沒意思,那你也不能一棵樹上弔死。」
呂倩道,「爸,您就別管了,我都說了,我自己去跟喬梁談,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廖谷鋒道,「行,我等你的消息,這事你要早點給我一個結果。」
父女倆聊了近半個多小時,廖谷鋒從前因為工作忙的關係,對呂倩的關心太少,再加上呂倩從小就比較自立,父女兩人其實很少有談心的機會,今天晚上,廖谷鋒出去參加飯局喝了一點酒,也難得敞開心扉和女兒多聊了一些家長里短的事。
父女倆通完電話後,呂倩拿着手機怔怔出神,心想明天看來要找喬梁那個死鬼談一談了,呂倩心知自己這次要是不找喬梁談談這事,回頭父親真有可能會直接給喬梁打電話。
一夜無話。
次日,喬梁到辦公室忙了一會,旋即又到市第一醫院去看望了一下孫永,孫永依舊在重症病房裡,喬梁到醫院後也只能在病房外駐足,而孫永的情況仍是老樣子,還是昏迷不醒,再加上省里下來的專家和市醫院醫生的意見一致,認為孫永成為植物人是大概率的事件,這也讓喬梁心裏蒙上了一層陰影,但喬梁顯然也不會輕易放棄,但凡有一絲機會,總要嘗試一下,目前市裡也已經出面幫忙聯繫京里的權威專家,如果連京城的專家都認為沒希望,喬梁也只能死心了。
在醫院呆了小十分鐘,喬梁正要離開時,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呂倩打來的,喬梁接了起來。
「死鬼,在哪呢?」電話那頭的呂倩問道。
「在第一醫院呢,過來看孫永。」喬梁答道。
呂倩昨天有聽喬梁說了孫永的事,這會也關心地問道,「孫永怎麼樣了?」
喬梁搖頭道,「還昏迷着,情況不容樂觀,省里的專家也覺得希望不大,現在市裡幫忙出面聯繫京城的專家,想請京城的專家過來看一看。」
呂倩聽了道,「你也別太擔心了,說不定京城的專家有更好的治療辦法。」
喬梁嘆了口氣,他現在已經不敢抱多大希望。
「你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喬梁很快問道。
「你啥時去單位,我過去找你一趟。」呂倩問道,她早上原本是要去外地出差的,因為要跟喬梁當面聊一聊,索性推到了下午。
喬梁聽到呂倩要來找自己,道,「你不用過來了,乾脆我到市局去,正好我要去找尤市長。」
「那行,你過來吧,我在辦公室等你。」呂倩說道。
掛掉電話,喬梁就坐車前往市局,呂倩在辦公室里等着喬梁過來,心裏亦是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待會喬梁會是什麼反應,因為兩人過往並沒有觸及到這個話題。
呂倩想着心事的功夫,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緊接着,呂倩就看到喬梁推門而入。
呂倩見是喬梁來了,愣了一下,「你怎麼這麼快到了?」
喬梁道,「快嗎?這都過了十幾分鐘了,我從市醫院坐車過來也就十來分鐘左右嘛,就兩三公里的路程,離得又不遠。」
呂倩有些發怔,這都過了十幾分鐘了?她這一走神的功夫,沒想到都過了這麼久。
喬梁一邊說一邊走到沙發上坐下,問道,「你找我什麼事?」
呂倩先是給喬梁倒了一杯水,又將門關上,這才走到喬梁身旁坐下。
呂倩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在想着該怎麼開口。
「到底啥事啊,怎麼看你的樣子怪怪的?」喬梁疑惑地看了呂倩一眼。
「咱倆的事,你到底有沒有想過?」呂倩轉頭看着喬梁。
「啊?啥事啊?」喬梁眨了眨眼。
「你個混蛋,又跟我裝傻。」呂倩氣得用力擰了下喬梁胳膊。
「你沒說清楚,我哪知道啥事啊。」喬梁喊冤道。
「咱倆的事。」呂倩瞪着喬梁,猶豫了一下,臉紅紅地道,「咱倆的終生大事。」
「啊?」喬梁呆了一下,喃喃道,「你這是不是太突然了,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
「很突然嗎?」呂倩幽怨地看着喬梁,「你是不是從來就沒想過跟我在一起?」
「也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覺得這太突然了。」喬梁乾笑道。
「也許你覺得太突然了,但我覺得咱倆現在不管怎麼樣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呂倩低聲自語着,抬頭又看了看喬梁,見喬梁沒吭聲,鼓起勇氣道,「喬梁,如果咱們先訂個婚,你願意嗎?」
「啊?」喬梁再次一呆,他沒想到呂倩會跟自己談這個,毫無心理準備的他,一時愣在當場。
冷不丁,喬梁想到了過年的時候廖谷鋒跟他的那次談話,他到現在都還沒敢給廖谷鋒打電話,哪怕是上個月廖谷鋒高升,喬梁也只是讓呂倩幫忙轉達他的祝賀,沒敢直接給廖谷鋒打電話,眼下呂倩突然也一反常態地談到兩人的終生大事,甚至還主動提出先訂婚,喬梁心裏不由有點打鼓,這不會是廖谷鋒的意思吧?
喬梁暗自猜測着,小心翼翼地看着呂倩,試探道,「這是你爸的意思?」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