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毒妃難馴:妖孽王爺滾下榻!
毒妃難馴:妖孽王爺滾下榻!

毒妃難馴:妖孽王爺滾下榻!軒轅翊雲卿

標籤: 雲卿 毒妃難馴:妖孽王爺滾下榻! 軒轅翊 都市
精品都市小說《毒妃難馴:妖孽王爺滾下榻!》,趕快加入收藏夾吧!主角是雲卿軒轅翊,是作者大神「軒轅翊雲卿」出品的,簡介如下:她,現代特戰隊傳奇醫官,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人人欺辱的攝政王棄妃。 攝政王軒轅翊對她恨之入骨,竟讓她掛牌招待一百個客人! 否則就要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雲卿冷笑一聲,想折辱她,先問問她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醫術答不答應? 從此,滄瀾國有女傾城,有醫勝神! 一時間,王府的門檻幾乎被踏破,無數人揮舞着...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9: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治療(22)
天,漸漸地亮了。
在南淮山的期盼中,南若琳終於醒了過來。
「若琳,爹的寶貝女兒,你終於醒了!覺得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南若琳對上南淮山關心的目光,再也忍不住,撲進南淮山的懷裡,委屈傷心地哭泣道「爹爹,嗚嗚嗚,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了!嗚嗚嗚……」
南淮山心疼的不行,一臉拍撫着她的背,一便輕聲安撫道「說什麼傻話!有爹爹在,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了!」
「可是我真的好害怕啊!他們打我,用鞭子抽我,還把我關進了水牢。水牢的水好冷好冷,我整個人都凍僵了,嗚嗚嗚……」南若琳說著自己所遭受的折磨,哭的更傷心的。
南淮山的心更是揪成了一團,恨不得把那些傷害她的人碎屍萬段。
「若琳乖,告訴爹爹,是誰傷的你?軒轅翊,還是誰?」
不管是誰,他都要對方付出代價。
「不,不是的,跟軒轅沒有關係!」南若琳身體微顫,一副凄楚欲絕的模樣,抽泣道「爹爹,是雲卿!是雲卿那個小賤人,是她迷惑了戰王府的人,趁軒轅不在,對我下手。嗚嗚嗚,爹爹,你快替我殺了這個賤人!殺了她……」
提起雲卿,南若琳再也顧不得裝柔弱,全身上下散發著刻骨的戾氣。
她一把抓住南淮山的手腕,指甲深深嵌入他肉中,幾乎歇斯底里道「殺了她,我要殺了這個賤人,我一定要把她挫骨揚灰!」
「好,好!爹爹替你去殺了她,你不要激動,對身體不好!」南淮山連連應承道「若琳你放心,爹爹一定會為你報仇,絕不會放過欺負你的人!」
良久,南若琳發泄夠了,情緒這才平復了下來。
這時,守衛進來通報「老爺,二少爺還在院外跪着,需不需要……」
「讓他繼續跪着!沒有我的允許,不準起來!」南淮山看着寶貝女兒蒼白的小臉,沒有一絲血色,便無比憤恨。
恨那些傷害她的人呢,也遷怒沒有保護好她的南玦。
而聽到南玦名字的南若琳,眼底閃過一抹陰狠,但是開口卻是「爹爹,你別怪二哥,他也是被人給矇騙的。」
說著眼淚便大顆大顆地掉下來。
南淮山當即心疼道「告訴爹爹,到底是怎麼回事?」
「爹爹,你可知道,雲卿是大哥找來安排在軒轅身邊的嗎?」南若琳紅着鼻子委屈道。
南淮山蹙眉道「南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南若琳扁着嘴,哽咽道「因為她長的像母親!大哥不喜歡我,想要把我趕出南家,所以想用長的像母親的雲卿,頂替我的位置,嗚嗚嗚……」
「爹,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啊!二哥看到那個女人的長相,就動搖了,懷疑我不是爹爹你的女兒。爹爹,難道就因為我沒有娘的容貌,所以不配做娘的女兒。嗚嗚嗚……」
「胡說!你是爹爹親自找回來的,是不是爹爹的女兒,爹爹最清楚!」南淮山滿臉憤怒。
「該死的孽障,為了家主的位置,竟然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放過!」
更讓他憤怒的是,那個孽障害死了自己的母親不說,現在還要利用自己的母親對付親妹妹。
如果南楓現在在他的面前,他恨不得直接親手掐死他。
「所以南玦就因為懷疑你的身份,就任由你被人折磨欺負?」
南若琳只是一味的抽泣,沒有回答。
但是恰恰是這樣,讓南淮山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
「來人!把南玦那個孽畜給我帶來進來。」
南玦強撐着疼的麻木的雙腿,緩緩走進屋內。
「南玦見過父親……」
話音未落,「啪」地一聲,一個耳光重重地甩在了他的臉上。
力氣之大,要不是覃風攙扶着,南玦就要直接被打的摔倒再地了。
覃風忍不住為南玦抱不平「老爺,主子的身體……」
「滾下去!主子說話,哪有你這個下人說話的餘地!」南淮山語氣狠厲道。
覃風不想走,但是在南玦的堅持下,不得不退下去。
還不等他走出院門,身後便傳來更加嚴厲的責罵聲「南玦,你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是嗎?之前我怎麼跟你說的,讓你照顧好若琳,這就是你照顧的結果?你自己回去刑罰堂受罰,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得出島一步!」
南玦跪在地上,一言不發。
「爹爹,二哥也是聽信了奸人的讒言,你再給他一個機會吧!」南若琳靠在床頭,嬌聲求情道。
但是看向南玦的眼中卻帶着無比的陰狠「爹爹,都說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二哥既然受了雲卿的蒙蔽,那就把處置雲卿的任務交給二哥好了,我相信二哥一定可以勝任的!」
南玦抬頭看向南若琳,正好對上了南若琳那雙充滿了算計的眼睛。
「父親,你見過雲卿了嗎?我希望父親能在見過雲卿之後,再做決定!」
南淮山冷笑道「怎麼,你該不會說,那種低賤的女人長的像你母親吧?這世上長的像的多了,她是有什麼特殊的嗎?還是你想說她才是我南家的大小姐?」
南玦的心裏驚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必定是南若琳跟南淮山說了什麼。
這個他這一會精心呵護的妹妹,終究是他小看了她。
見南玦依然靈頑不靈,南淮山便冷着臉道「南玦,我一直都很看好你,沒想到你卻讓我如此失望!來人,把他帶下去,關禁閉,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放他出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