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夏安心慕北宸

標籤: 夏安心 大佬的沖喜新娘 蔣秀珍 都市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大佬的沖喜新娘》,是以夏安心蔣秀珍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夏安心慕北宸」,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所有人都在笑話,傻子和醜八怪是天生一對。可就在眾人捂嘴大笑時,慕北宸摘掉眼鏡,撕掉面具,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整個都城的女人都瘋狂了。誰說這是殘廢醜八怪,這是個頂級鑽石王老五,絕頂男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5: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十分鐘後,米洛出現在夏安心面前。
夏安心詢問了下兩個孩子的情況,畢竟蘭小玲的離開,對於兩個孩子來說,仿若失去最重要的東西般,必然會傷心難過不止。
米洛搖了搖頭道,「不太好,元寶一直鬧着要找小姨,哭累了就睡,睡夢中還不斷的做噩夢,至於圓滿發了燒,剛我還給他針灸降溫,總算退燒了。」
「要不是你着急喊我,我還沒閑空抽身,不過安心,這兩個孩子太依賴蘭小玲了,就算今天好了,明天呢,後天呢?」
夏安心聽言,又是嘆了口氣,「蘭小玲就在醫療室里休養,她被青龍寨的賊首欺凌受到了驚嚇,情況不太樂觀。
不過她主動求我幫忙,讓我替她找處房子,你看看附近有什麼既安全又舒適的地方,幫忙找一處讓蘭小玲暫住,等元寶和圓滿的情況穩定後,我在考慮帶蘭小玲回都城,讓她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蘭小玲不走,必然還會和陸少棠繼續糾纏,就算她一心要成全小蘭和陸少棠,但只要心中還有愛,必然會有所不舍。
如此繼續折磨下去,三人都會遍體鱗傷。
因此,夏安心早已經想好了,就讓蘭小玲徹底遠離小蘭和陸少棠的生活。
如此看看小蘭會不會精神好轉,至於陸少棠心裏的迷戀,就用時間來慢慢淡化。
所有人都能回歸原來的位置,等一切心結解開,必能守得雲開見月明。
「蘭小玲也是夠可憐的,幾年的青春就耗在孩子身上,到頭來惹得親姐敵對,還得一個人慘淡離開。」
米洛用着同情的語氣說,聽得夏安心也不是滋味兒。
是啊!
有多少人能像蘭小玲一樣,為了撫養姐姐的孩子,而選擇放棄屬於自己的人生。
結果到頭來,最愛的姐姐卻將她視為情敵,心愛的男人不能奢想。
蘭小玲的遭遇,並不比小蘭平坦多少。
只能說世事無常,人生就像是一場鬧劇,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如願以償。
「安心,說句很欠揍的話,我總覺得陸少棠之所以記不起曾經的事,有可能那一年裡經歷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他自己很排斥去回憶,當然呢,或許小蘭在撒謊,她和陸少棠之間根本沒有轟轟烈烈的愛過。」
明明是不經意的話,卻讓夏安心狠狠蹙了下眉,甚至將這話深深的記在心裏。
她也想知道,究竟陸少棠之前都經歷了些什麼。
還有,他和小蘭之間,又承載着多少的愛恨糾葛。
或許……
無法對小蘭催眠治療,她可以從陸少棠身上下手。
這麼想着,夏安心馬上又找到了陸少棠,將自己的想法說給他聽。
陸少棠剛從地牢里回來,體力耗費過大,整個人滿身是汗的坐在沙發上喘氣,聽到夏安心的話,臉上露出幾分訝色。
「你想對我進行催眠?」陸少棠語氣震驚。
夏安心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要知道你在遇上小蘭那一年,你們都經歷了些什麼。」
陸少棠露出幾分為難之色,淡淡道,「許言已經嘗試過了,我還是無法記起過去的事。」
能想到的辦法,許言都想到了,陸少棠也一直都配合著,但是他的記憶零碎,就像是無法恢復的拼圖般,怎麼都湊不齊。
「讓我試試!」夏安心堅決的說。
陸少棠拒絕不了,也就答應了,他其實也想知道過往究竟發生了什麼,還有他經歷了什麼,為何會在小蘭生產前離開。
如果安心能幫他想起一切,他自然感激不盡的。
得到陸少棠的許允,夏安心第一時間就開始執行。
她雖然說不上催眠界的大師,但可以讓對方很快進入被催眠狀態,任由她操控。
之前小蘭催眠失敗,她回去後一直在分析原因。
本以為是小蘭心魔太重引起催眠臨時叫停,可後來仔細一想,小蘭剛開始是有效果的,只是在談及到和陸少棠的感情後,催眠似乎就不起作用。
這樣子的情況,她從所未見。
此刻,夏安心就想看看,陸少棠會不會碰上這樣的問題,如果兩人的情況相同,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他們兩人的精神狀態,曾受到牽制過。
也就說,有人曾經催眠過他們,刻意抹除他們的記憶。
當然小蘭的情況,有可能是那個催眠高手,在她的記憶力添加了些子虛烏有的事情。
比如,讓她以為自己和陸少棠有過轟轟烈烈的愛情,讓她產生了幻想。
當然這些只是夏安心的猜測,具體還得看看陸少棠的情況,在下結論。
陸少棠很快進入了被催眠狀態,夏安心連續問了他好幾個問題,前面陸少棠還會回答,可越到了後面,他的精神狀態就開始有些激動。
這種情況,和小蘭一模一樣。
「陸少,你還記得,你和小蘭發生過關係後,後來都發生了什麼?」
被催眠中的陸少棠,情緒突然有些起伏不定,就這樣眼神幽冷的看着前方,前面幾秒還很鎮定,下一秒突然情緒很暴躁,甚至還抱着自己的腦袋狂嘶。
到此,催眠無法進行下去,夏安心立馬停止下來。
陸少棠渾濁的眼神逐漸變得清明,就這樣怔怔的看着夏安心,良久之後,他聲音沙啞道,「有發現什麼異樣么?」
夏安心用力點了點頭。
起初只是懷疑,如今無法進入到完全催眠狀態,小蘭的情況可能是巧合,但陸少棠也是這樣,就顯得有問題了。
夏安心想了許久,這才開口道,「你之前可能被催眠過,還被抹除了記憶,這才導致你一直無法想起過往發生的事情。」
聽言,陸少棠狠狠眯了下眸子。
他被催眠過?
為何他沒有半點記憶?
正想着,便又聽到夏安心說,「至於小蘭的情況和你一樣,不過她的情況和你相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被注入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也就是捏造出來的假象。」
米洛在旁,聽到這話時狠狠吃了一大驚,「安心你是說,小蘭一直念叨着和陸少有過一段感情史,有可能只是被人給她灌輸的虛假記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