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陳浩章梅葉心儀是什麼小說
陳浩章梅葉心儀是什麼小說

陳浩章梅葉心儀是什麼小說做局

標籤: 喬梁 張琳 靈異 陳浩章梅葉心儀是什麼小說
喬梁張琳是靈異小說《陳浩章梅葉心儀是什麼小說》中出場的關鍵人物,「做局」是該書原創作者,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了酒店,直奔電梯,去了5樓一個普通單間。房間里一張單人床,三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邊放着一個射燈架子。女人指指桌子對面的椅子,對喬梁道:「坐——」喬梁坐下看着他們,心裏困惑又不安,可又不知該說什麼。言多必失,在這種場合,說錯一句話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女人和一名年輕男子坐在桌子對面,另一個年輕男子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1: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洪剛這時突然道,「小北,喬梁可能在調查咱們,你知道嗎?」
衛小北一驚,「喬梁在調查咱們?」
徐洪剛點了點頭,「這是我今天剛得到的消息,消息來源絕對靠譜。」
衛小北皺眉道,「喬梁怎麼會突然盯上咱們?」
徐洪剛搖了搖頭,「他為什麼會盯上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經在暗中調查。」
徐洪剛說著,手指關節重重敲了敲桌子,「小北,這事咱們必須重視。」
衛小北看着徐洪剛,「徐市長,您直接動用手頭的權力阻止喬梁調查不就行了?」
徐洪剛搖頭道,「我不能直接干預,喬梁這次調查有可能是出自惠文書記的授意,我要是出面干預,那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衛小北納悶道,「徐市長,那要怎麼辦?」
徐洪剛看着衛小北,「小北,我記得你跟喬梁的關係好像還可以啊,你可以利用你倆的關係,試着想辦法給他下下絆子。」
衛小北聞言,登時無語,他跟喬梁的關係只能說是普普通通,談不上還可以,但徐洪剛這麼說他也明白過來,徐洪剛是要他出面去搞喬梁。
徐洪剛又道,「張天富呢?怎麼過完年後就沒見他來江州了,他現在在忙啥?」
衛小北道,「張少最近都在蘇城老家呢。」
徐洪剛有意無意道,「張天富是喬梁的大學同學,這一點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衛小北眉頭微擰,立馬懂得了徐洪剛的意思,徐洪剛是想利用張天富是喬梁的大學同學這一層身份來做文章,讓他倆去給喬梁下圈套,仔細一想,這麼搞的成功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前提是張天富配合,不過這麼一搞的話,估計喬梁要恨死他了,他雖然也對喬梁極為反感,但也不太想跟喬梁撕破臉,尤其是這種公開撕破臉的事他不願意干,他比較喜歡躲在背後陰人。
徐洪剛見衛小北猶豫,看似隨意道,「這個喬梁啊,仗着背後有惠文書記撐腰,是越來越狂妄了,當著個紀律部門的副書記,還插手起了人事工作,以為他是組織部長呢,自個從松北縣長的位置調走了,還想安排自己的人擔任縣長,也不知道他跟那葉心儀到底是啥關係,硬是將葉心儀捧上了松北縣長的位置,現在我還聽到了一些閑言閑語,說喬梁和葉心儀的關係不正經,一個老婆瘋了,一個老公死了,正好兩人都單身湊一對了。」
徐洪剛這話瞬間起到了作用,衛小北的臉色一下有了變化,他對喬梁的恨完全就是因為葉心儀,因為他親眼看到喬梁和葉心儀在公園裡十分親密地走在一起,這也是他對喬梁十分惱火的緣故,否則他跟喬梁並沒什麼私人恩怨。
徐洪剛看到衛小北的臉色,眼裡閃過一絲得色,不論是衛小北還是喬梁,他都厭惡,但凡是跟葉心儀有牽扯的男人,他都恨之入骨,要不是衛小北還有價值,他早收拾衛小北了,現在他依舊假惺惺地和衛小北往來,無非是看中了衛小北的那一點價值,如果能挑動衛小北去跟喬梁互咬,那是最好不過。
一夜無話,次日,喬梁先到單位開了個會,然後趕到市第一醫院,省里的神經外科專家已經過來,喬梁急着了解情況。
市第一醫院的醫生辦公室里,幾名省里的神經外科專家正同市第一醫院的醫生討論孫永的情況,喬梁到了之後就直接到醫生辦公室旁聽病情討論。
坐了十多分鐘,喬梁聽不懂詳細的醫學專業術語,便直接詢問結果,省里的一名專家告訴喬梁,結果不容樂觀。
聽到這個答案,喬梁心裏發涼,也就是說孫永大概率還是會成為植物人?
省里的那名專家知道喬梁是市紀律部門的領導,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這也不是絕對的,醫學上總是有很多難以用專業醫學知識解釋的奇蹟,病人最後蘇醒過來也說不定是有可能的。」
另一名專家也跟着附和,「而且就算是成為植物人,說不定也有可能發生奇蹟。」
聽到他們這麼說,喬梁心裏卻是沒有半點輕鬆的感覺,他覺得這兩個醫生更多是在安慰他,真成為植物人了,蘇醒過來的奇蹟又有多少?
喬梁心情有些陰鬱,從醫生辦公室出來後,到重症病房外呆了一會,看着昨天早上還生龍活虎的孫永如今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更是極有可能會成為植物人,喬梁心裏就堵得慌。
不知道過了多久,喬梁被手機鈴聲打斷思緒,見是蘇妍打來的,喬梁皺了皺眉頭,接起蘇妍的電話。
「你在哪?」電話那頭,蘇妍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在第一醫院,什麼事?」喬梁徑直問道。
「你在第一醫院?」蘇妍愣了一下,「你在那幹嘛?生病了還是受傷了?」
「你有事就說事,不要那麼多廢話。」喬梁不耐煩道。
「好心當作驢肝肺,我這是關心你呢,你什麼口氣。」蘇妍不太高興地嘀咕了一句,很快又道,「你在那等我,我馬上過去。」
喬梁還待說啥,蘇妍卻是已經掛掉了電話,喬梁撇撇嘴,這女人找他又不知道有什麼事。
喬梁在醫院等着蘇妍過來,十幾分鐘後,蘇妍就到了醫院,見喬梁在重症病房外,不知道啥情況的蘇妍納悶地問道,「誰生病了啊?我怎麼感覺你好像跟醫院有不解之緣似的,老是看你在醫院。」
「你到底有啥事?電話里不能說嗎。」喬梁看着蘇妍。
「你這話說的,我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蘇妍翻了翻白眼。
「我忙得很,你要是沒啥事,我現在沒空陪你閑聊。」喬梁說道。
「你真是沒良心,老是對我這麼冷淡。」蘇妍一臉幽怨地看着喬梁,好似充滿了委屈。
「得得,你有事趕緊說事,別在我這裝可憐了。」喬梁無語道。
見喬梁這麼說,蘇妍也不再廢話,道,「你之前不肯幫我調到委辦,那我也不強求了,我們局裡有個副局長提前申請內退,現在馬上就有一個副局長的位置空出來,你幫幫我,我想當這個副局長。」
聽到蘇妍的話,喬梁頭疼地看着蘇妍,他就知道蘇妍找自己准沒好事,這女人眼見自己不幫她調入委辦,現在退而求其次,竟然想當廣電局的副局長了。
蘇妍見喬梁沒吭聲,急道,「你倒是說句話啊。」
喬梁撇嘴道,「蘇妍,你是把我當組織部長了嗎,你想當副局長就當副局長啊?」
蘇妍道,「你別找借口推脫,你要真想幫我,你說的話比組織部長還好用,現在誰不知道你是吳書記的心腹愛將,而且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組織部的馮部長關係也很好?」
喬梁不以為然,「我跟馮部長的關係好是一回事,但我也不可能隨便干預組織人事工作。」
蘇妍氣惱道,「你別說那麼一大堆借口,你就說到底幫不幫我?你之前不肯幫我調到委辦也就算了,現在連這個忙都不肯幫我?」
喬梁沒說啥,蘇妍這人一門心思想着往上爬,功利心太強,這無疑讓喬梁有些反感,而且楚恆現在離開江州了,兩人之間也並不是那麼需要合作了。
蘇妍這時繼續道,「喬梁,柳一萍這次調到我們廣電局擔任局長,是不是你幫的忙?」
喬梁搖頭道,「那是吳書記要提拔柳一萍,跟我有啥關係?」
蘇妍哼了一聲,「你就蒙人吧你,柳一萍是之前駱飛在任的時候任命的幹部,吳書記沒打壓她就不錯了,還能提拔她?」
喬梁淡淡道,「那都是你自以為的,柳一萍是駱飛在任的時候任命的,但那不代表她就跟駱飛有什麼牽扯,吳書記許是看中了她的能力,所以提拔她,這又有什麼奇怪的?」
蘇妍爭辯不過喬梁,她確實不知道這裡頭的詳細內情,這會只能不講理道,「喬梁,你別跟我說這些,反正你必須幫我,這次你如果不幫我,那你就真的是一點良心都沒有了,咱倆好歹一起合作過,就算是看在之前合作的情面上,你幫我一下又能如何?」
喬梁搖頭道,「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確實是無能為力,你把我想得太神通廣大了。」
喬梁這會無疑是在敷衍蘇妍,如今柳一萍調到廣電局去擔任局長,他如果想幫蘇妍當上副局長,還真不是啥難事,甚至這事他都不需要跟吳惠文開口。
見蘇妍氣鼓鼓的樣子,喬梁神色如常,因為他打心眼裡不想幫對方,他不喜歡蘇妍這種野心十足的女人,這樣的女人一旦獲得更大的權力,野心也會膨脹地更厲害。
蘇妍眼見提兩人過往合作的交情沒用,又裝起了可憐,「喬梁,你就這麼狠心嗎?人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在體制里摸爬滾打,沒有任何靠山,更沒有人能幫我,反倒是因為自己有幾分姿色,要處處小心防備,怕別人佔便宜,整天都活得提心弔膽的,你連幫我一次都不肯,虧我一直在心裏把你當成真正的朋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