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別惹這個劍修
別惹這個劍修

別惹這個劍修油茄子

標籤: 別惹這個劍修 葉酸 遊戲 紫陽
無廣告版本的遊戲《別惹這個劍修》,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葉酸紫陽,是作者「油茄子」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賀擎舟眸光一沉,要問些什麼,卻見盛華興從樓上緩緩走下來,他便抿了抿唇,沒開口。她是盛晚溪她媽,又不是他#媽,關他屁事!五年了,只要想及盛晚溪,賀擎舟仍有發飆的衝動。偏偏,饒木蘭哪壺不開提哪壺。「晚溪也是,航航這麼乖……」她一臉憐惜地看着外孫,賀擎舟語氣生硬地打斷她的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0:4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雖然陸敬培用盡辦法安撫她,但陸梓柔收拾行李時,仍有種送羊入虎口的恐懼感。
晚上,她又接到余雪晗的電話。
「聽說你有個兒子?」
陸梓柔嗯了一聲,沒敢多說什麼。
「別帶過來,我討厭孩子!」
陸梓柔乖乖應了一聲,「好的!」
「行吧,到時等我電話!」
余雪晗利落地掛了電話,這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做派,是真不把陸梓柔放在眼裡。
陸梓柔聽着電話掛斷,忍不住長吁一口氣。
這個女人,太特么可怕了!
她低頭瞧瞧手心上滲出來的汗,不由得佩服年幼時的自己。
到底哪來的勇氣,去護着賀擎舟的?
陸梓柔拚命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決心,去與余雪晗共處。
而賀擎舟那邊,本來接到盛晚溪的電話後,心情好了不少。
結果,再晚些,莊園那邊的管家打了個電話過來,他的心情,再次墜入了谷底。
老管家在電話里告訴他。
「少爺,夫人回來了,她吩咐我們打掃衛生,她要搬回來住!」
賀擎舟狠狠磨了磨後槽牙。
想罵,卻發現任何言語,都無法表達他內心的憤怒。
「隨她吧,那裡她也有份,她愛住就住。」
雖然,他對余雪晗搬回去住的事挺膈應的。
但他,卻無力阻止。
因為,怡雅莊園的所有者,是他和余雪晗。
這是他爸在遺囑里,寫得清清楚楚的。
而且,遺囑還特別註明,任意一方,不得變賣產權。
也就是說,除非他把這莊園完全贈予余雪晗,不然,他的名字,就將一直和她的名字一齊綁在這莊園里。
想來也是諷刺,他爸以為用一所房子,加一大筆錢,就能把兒子和妻子綁在一起。
但事實上,從他親耳聽到余雪晗對他爸說出那些惡毒的話起,他就把余雪晗當成了惡魔,而不是媽媽。
「超伯,你年紀也大了,沒必要和她硬碰硬,她說什麼,你照辦就是了,反正,她住不了多久的。」
老管家支吾了一下,才又道。
「可她還讓我們收拾一間客房出來,說是讓梓柔小姐住……」
賀擎舟心裏一沉,「她親口說的?」
顯然,陸敬培父女,和余雪晗,現在是串通一氣的。
「對……」,老管家的語氣,甚是惶恐。
顯然,他年紀雖大,外面發生的事,他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隨她吧……」
賀擎舟倒是要看看,這余雪晗,接下來還能玩什麼花招!
掛了電話,賀擎舟斜靠在床上,閉起眼。
那些不堪回首也不願回首的陳年舊事,像電影般在腦子裡來回播放着。
「擎舟!」
病房門被推開,進來的,是許伯遠。
賀擎舟睜開眼,撐着身子坐了起來。
「許叔!
「睡著了?」
許伯遠剛做完手術,不放心他,特意過來看看。
「沒有……」
許伯遠仔細看看他的臉色。
「臉色怎麼這差?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舒服?」
賀擎舟搖搖頭。
「沒有,只是想起一些陳年舊事,被噁心到了。」
許伯遠是少數知道大部分內情的人,所以,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你都說是陳年舊事了,別去想了,都過去了。」
賀擎舟皺着眉問許伯遠。
「許叔,你說她為什麼這麼恨我?這麼多年了,還不肯放過我!?」
許伯遠心疼他,卻不知怎麼去安慰他。
「擎舟,你不說,早當她死了嗎?那現在你就當她是還了魂,你給多燒點冥錢打發一下就是了。」
很難想像,一個無神論的醫生,居然會用這樣的理由來安慰人
賀擎舟苦笑。
他也想要不介意,他也想要看開些。
可他,做不到。
「許叔,我經常懷疑,我不是她親生的,但我爸給我驗過DNA,對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