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傲世潛龍王東與唐瀟
傲世潛龍王東與唐瀟

傲世潛龍王東與唐瀟王東唐瀟

標籤: 傲世潛龍王東與唐瀟 歷史 唐瀟 王東
小說《傲世潛龍王東與唐瀟》,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唐瀟王東,文章原創作者為「王東唐瀟」,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次真的不怪我……」男人打斷,「不怪你,難道怪我么?我不管什麼原因,總之馬上想辦法讓客人修改評價,要不然你以後不用來了!」王東強壓怒火,「難道客人把我當成一條狗,我也要乖乖的搖尾乞憐?」男人毫不留情的恥笑,「你一個跑代駕的臭司機,吃的就是搖尾乞憐這碗飯,在這跟我裝什麼有骨氣?」王東徹底爆發,「去你馬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9: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唐瀟感嘆,「反正現在的小孩都像妖孽,當年我像她這個年歲的時候,肯定沒有她的這番定力。」
「對了,剛才兩張演唱會的門票你又是從哪鼓搗出來的?」
王東笑了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既然求人辦事,好歹得有拿得出手的禮物啊。」
「這叫代溝,現在的學生都喜歡追星,你不懂!」
唐瀟氣呼呼地瞪着眼睛,「你才代溝呢,比我還大那麼多,你也懂高中生的心思?」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唐瀟心裏卻越發佩服王東的本事。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管什麼人在他面前,輕而易舉就能擺平!
話音落下,王東已經掏出電話,「馬市首,是我,我姓王,對對對,我是遠征的朋友。」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妹妹,在咱們下屬的一個高中,可能遇見了一點麻煩……」
看見王東掛斷電話,唐瀟問道「你這是……」
王東篤定道「擦屁股啊,馬蕊一會肯定要惹麻煩!」唐瀟擺手,「不是,我是說……」
王東聽懂了,接話道「為什麼要提馮遠征?」
「電話那頭是本地市首,跟馮遠征的父親是戰友。」
「有他出面打個招呼,等會處理起來方便一些。」
唐瀟確實是這個意思,雖然暫時還沒搞清楚王東跟馮遠征之間的淵源。
但是從上次馮遠征輕而易舉就搞定了秦浩南,就足以看出這人在東海能量不小。
只不過上次聽王東提過,不願意利用這樣一層關係。
否則的話,如果有馮家人出頭,王東在東海行事絕對要方便很多。
這也是王東吸引她的原因,一身傲骨,輕易不開口求人,讓她敬佩。
王東看出了唐瀟的心思,自顧自的解釋道「沒錯,我是不太喜歡利用馮家的人脈,只不過這件事兒不僅僅關係到馬蕊。」
「剛才那伙學生在校內有多囂張你也看見了,校長,保衛處,全都站在他那邊。」
「就連學校的食堂和超市,也全都是家族生意。」
「如果真能為學生謀福利也就算了,可你看剛才那個男生的囂張模樣。」
「言傳身教,家裡肯定賺的不是乾淨錢。」
「還有那個女生,敢如此囂張,肯定也來頭不小。」
「馬蕊這次有咱們撐腰,其他被欺負的學生怎麼辦?」
「不惹事,不代表我怕事。」
「這種盤踞在學校的毒瘤,沒撞見也就算了,既然撞見了,就沒必要心慈手軟!」
「再說了,最近回東海經歷了這麼多事,我也想通了很多。」
「只有自身強大起來,才能保護好家人和朋友。」
「利用人脈沒關係,只要我利用這些人做善事,做是正事。」
「只要我剛正不阿,對得起我所賺的每一分錢,將賺的每一分錢都用在該用的地方,那我就問心無愧!」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馬蕊已經回到教室。
教室里,剛才幾個打人的女生聚在一起,顯然她們也知道了樓上的結果。
領頭的女生站了出來,「行啊,馬蕊,有點本事,居然還能找到人撐腰!」
「咱們等着瞧,他們兩個總不能一直待在這邊吧?」
「等他們走了,我看誰還能護得住你!」
「還有,你也別太囂張,給你姐傳個話,有兩個臭錢怎麼了?打我的事沒完,她今天死定了!」
教室內,其他學生噤若寒蟬。
馬蕊回到自己的座位,從桌上拿起水杯,擰開杯蓋。
二話不說,直接就將一杯水潑了過去!
女生被澆了一個透心涼,當下就還手了。
兩人廝打在一處,有膽小的學生跑去報告老師,這事很快就驚動了學校!
很快,馬蕊和那個女生一同出現在了校長室。
趁着校長還沒到,女生囂張道「馬蕊,你現在挺狂,居然還敢跟我動手了。」
「告訴你,校長是張航他舅舅,剛在教室里打我,那麼多人都看着呢,你死定了!」
「你那個姐姐看穿戴挺有錢的,兩個巴掌,一個巴掌1萬塊,再加上你剛才潑我的那杯水,一共3萬塊!」
「讓她準備3萬塊,你要是答應,等會我就在校長面前替你說好話!」
「不然的話,處分你跑不掉,而且還要當著全校的面公開檢討!」
馬蕊沉默着不開口。
女生也不多說,「行,算你有種,等着瞧!」
很快,校長進來。
先是一番劈頭蓋臉的數落,不分青紅皂白,將兩個人全都教訓了一通。
發泄完脾氣,校長這才開口,「剛才怎麼回事,誰先動的手?」
女生還以為馬蕊要狡辯,結果沒成想,馬瑞將一切都承認下來,「我打的,我先動的手。」
校長又問,「好端端,你為什麼動手?不知道這裡是學校嘛,有什麼問題不能報告老師解決?」
馬蕊回應,「她們在天台欺負我,我氣不過。」
校長轉頭,「有這回事?」
女生自然不可能承認,只說馬蕊誣告,又惡人先告狀,開始顛倒黑白。
校長提前得到了外甥的招呼,已經知道了來龍去脈。
面前的女生不光是外甥的女朋友,而且她父親還在教育局工作。
升遷在即,還要仰仗對方關照。
否則的話,校長也不可能因為外甥一句話就如此縱容。
當下,校長開始偏袒道「馬蕊,你說王婷打你,但你找不到人證。」
「但是你剛才打王婷,這件事所有同學都看見了。」
「不管有什麼問題,你都可以來找老師,找學校來解決。」
「但你是動手就是不對,還有什麼可說的?」
馬蕊諷刺道「校長執意偏袒,我還有什麼可說的?」
「不就是因為王婷的父親是教育局的領導,我馬蕊沒有父親撐腰嘛。」
「校長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沒話說!」
校長什麼時候被一個學生如此教訓,氣得拍桌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你動手在先,跟王婷的父親做什麼工作有關係嗎?」
「單親家庭教育出來的孩子就是不行,你父親不在,你母親也不在嗎?」
「這就給你母親打電話,讓她親自來學校處理這件事!」
「今天她要是不來,你就給我休學回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